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承風騖雲 02 
  嘆了口氣,南宮小葉在雷子雲不知道第幾次把酒杯酙滿的時候,伸手覆上他的杯,「夠了,小雷,再喝下去顧平也活不回來。」

  這當然是事實,要不是南宮小葉柔若無骨的手正覆在他的杯上,雷子雲大概會捏破那只杯子。

  他只是長吁了口氣的鬆開手,沒有堅持再喝下去。

  「聽話,別再喝了。」南宮小葉見他沒再動手,把桌上的酒壺酒杯給收起來,喚人拿了下去。

  「我昨天在街上碰見老李了,大約是特地等我上街吧。」南宮小葉款款移身坐在他面前,「他要我勸勸你,別莽撞行事,忍著點等將來有能力了再回來辦這件案子。」

  雷子雲苦笑起來,每個人都說他會有出息會有成就,只要他忍耐。他不是不能忍,而是現在不去辦這個案子,將來只會更難辦,物證會消失,人證的口供會不真確,到那時候這案子要怎麼辦?而且萬一他不像大家說的一樣有出息呢?

  但他也不想說喪氣話,他知道自己得努力,他只是不知道現在該怎麼放下這個案子。

  「我不知道……該怎麼放下……」雷子雲握緊了拳,失去至交的傷心與使不上力的無奈一起襲上他。

  「那就想著我吧。」南宮小葉淡淡笑著,把手覆在他緊握的拳上,「你不說我不知道兇手是誰,但肯定是沾不得手的人,既沾不得手就別沾,要是你出了什麼事我可不會給你守上三天寡,我馬上就會找別人的。」

  雷子雲抬頭見南宮小葉一臉的笑,想氣也氣不起來,想回她幾句又覺得太過小心眼,最後什麼也沒說的站起身,「我要回去了。」

  「唉呀,生氣啦。」南宮小葉笑著隨他起身,跟在他後頭走到門邊,「你這孩子怎麼就說不得玩笑……」

  「我不是孩子了。」雷子雲突地回身瞪著她,差點讓南宮小葉一頭撞上他胸口,她抬頭望著眼前這個孩子,才一年的時間,原本只高她一些的個頭就一下子拉高了起來,闊的背膀的確早就不像個孩子了。

  南宮小葉抬頭朝雷子雲笑了起來,笑靨如花,伸手撫上他堅實的手臂。「那這位大人,今晚要不要留下來呢?」

  雷子雲望著她半晌,才輕嘆了口氣,開口的語氣是難得的動搖,「小葉……妳真的覺得……我將來還能辦得了這個案子嗎?」

  妳真的相信我將來會有成就嗎?

  雷子雲沒有把心裏真正所想的話問出來,但是南宮小葉卻笑了,笑容裏帶著她一貫的自信與得意。「開什麼玩笑,我南宮小葉看上的男人,成就何只在這小小的滄州,將來我要跟著你進京的,到時候你想都別想甩掉我。」

  「小葉……」雷子雲一怔,半晌才笑了起來,伸手環抱住她,卻不知道該說什麼,他不想說什麼他會做到,他不做虛幻的承諾,他只知道他一定要努力,一定要有成就,為了師傅為了琳姐為了顧平,為了他的小葉……

  …小葉……謝謝妳……


  「……嗯……什麼……?」

  長孫倚風睡得迷迷糊糊的,突然覺得從身後攬在腰上的手臂驀然收緊了,微睜開眼好像聽見雷子雲在說什麼,他翻身埋進雷子雲懷裏,讓他緊抱著自己,聽他靠在耳邊含糊的唸著。

  「……葉………」

  長孫倚風整個人清醒了過來,猛地睜開了眼睛。

  「小葉……」

  雷子雲抱緊了他,靠在他耳邊的唇讀出來的卻不是他的名字。

  「雷子雲!!!」長孫倚風頓時怒火中燒,猛地抽開他的懷抱,一把用力將他推下床去。「你不要命了是不是!!」

  雷子雲還沒清醒,一把就摔到床下去,還沒弄清楚是什麼狀況,不知道什麼東西就朝他飛了過來,急忙翻身閃開的時候桌上的茶杯又飛了過來。

  「對別的女人沒有忘情也敢睡在我床上!」長孫倚風氣到只差沒拔劍出來。

  雷子雲也暗自慶幸他沒有拔劍,只能苦笑著閃著推開門出去退了幾步,「倚風你冷靜一點……」

  「冷靜個鬼!那麼愛你的小葉幹嘛不滾回滄州去!」隨著這句話桌上的茶壺已經飛了過來。

  雷子雲苦笑著沒有再閃,要是這樣長孫倚風就能冷靜的話,倒也無所謂,他記得他方才的確夢見了小葉,卻沒想到自己會說夢話。

  長孫倚風見他沒有閃避,怔了怔的咬著下唇甩開袖裏長劍,一劍打掉自己方才扔出去的茶壺。

  磅啷的一聲,茶壺在雷子雲面前幾寸的地方碎成碎片,砰砰磅磅地掉落在地上,然後一片寂靜,只看得見長孫倚風怒到漲紅的臉和急促的呼吸聲。

  雷子雲有些不捨他氣成這樣,事實上他從來沒看過長孫倚風氣成這樣,卻只能無奈的苦笑著,「我做了個夢,我很抱歉……不過你知道我跟小葉已經過去了。」

  長孫倚風深吸了幾口氣平復自己也不明白因何而生的怒氣,若是幾週前,大概也只會把他搖醒叫他搞清楚狀況罷了。

  但是因為那個該死的席什麼鬼的,他們連幾日都有些不太愉快,但雙方只是忍著讓著盡量不去爭吵,最後就變成了這樣。

  「真的就只是個夢而已。」雷子雲柔聲開口,試圖讓長孫倚風消氣,慢慢地朝他走去。「我很抱歉。」

  長孫倚風稍緩了呼息,別過頭去沒有看向雷子雲,卻還是忍不住氣,在雷子雲走近房門的時候,碰地一聲把門給關了起來。

  雷子雲苦笑著抱住雙臂,不知道是該去敲門,還是等著他什麼時候氣消來開門。

  「咳咳…」

  聽見身後有人刻意的咳了幾聲,雷子雲想會這麼大方就走進長孫府的人,除了自己也只有慕容雲飛。

  「慕容兄。」雷子雲苦笑回身,看著慕容雲飛。

  「又……鬧脾氣啦?」慕容雲飛笑著,望著前方那扇緊閉的房門。

  「不是,是我的錯。」雷子雲只搖搖頭,苦笑著看向慕容雲飛,「既然慕容兄來了,一會兒幫我說幾句話吧,他總是聽你的話。」

  慕容雲飛看著想走開的雷子雲,趕忙叫住他,「雷兄,我不是來找倚風的。」

  「嗯?」雷子雲停了腳步,慕容雲飛來這裏十次有十次是找長孫倚風。

  「我是來找你的。」慕容雲飛笑著回答。

  「那……」雷子雲停頓了會兒,回頭望了下似乎沒有意思要開的房門,「待我換件衣服,慕容兄大廳等我一會兒好了。」

  「當然,雷兄慢慢來不用急。」慕容雲飛望著只穿著單薄衣裳的雷子雲,想大概是還沒下床就吵了起來。

  見雷子雲走向另一頭的房間,慕容雲飛偷空走近去敲敲房門,「倚風?」

  敲了三四回也沒見長孫倚風搭理他,想他大概不想說話,只隔著房門開口,「你上回說喜歡的花雕芙蓉糕我讓人又帶了些過來,下午要是沒那麼氣了就過來喝茶吧,墨兒想著你呢。」

  等了半晌沒反應,慕容雲飛正想離開的時候門才突然開了,見長孫倚風一臉難看,慕容雲飛忍不住笑了起來,「最近怎麼脾氣越來越大了,什麼事好氣成這樣?」

  「……沒什麼。」過了半晌長孫倚風才回了話,抬起頭來看著慕容雲飛的時候,已經稍緩了神色,「我想離城二天。」

  慕容雲飛挑起眉來,「這麼嚴重?」

  「不是……」長孫倚風猶豫了會兒才開口,「他心裏有事,不知道是不想告訴我還是不能告訴我。」

  慕容雲飛擰起眉,他也正是為這件事而來,「倚風,我想那是……」

  「那都沒關係。」長孫倚風抬起頭來打斷了慕容雲飛的話,「我不在意,他不想說就不用說,只是這樣也不是辦法,給他點時間把事情處理好,我不在也許他比較好做事。」

  慕容雲飛原本還想說些什麼,轉念一想以長孫倚風這麼任性的性子,能這樣打算已經算是讓步許多,倒也覺得慰。

  「我會看看我能不能幫上手。」慕容雲飛笑了笑,「離城前可千萬得告訴他,還有先去看看墨兒。」

  「知道了。」長孫倚風撇撇嘴角,回身又甩上了房門。

  慕容雲飛搖搖頭,無奈的笑著走向前廳,他想雷子雲大概是在煩惱席沉玉,他知道席沉玉和雷子雲見了好幾次面,只是不知道他們到底在談些什麼,以他的立場他並不想多問,只是為此雷子雲和長孫倚風已經不愉快了好一段時間,而且重點是他知道席沉玉的目標並不是雷子雲,所以如果雷子雲只是被席沉玉拿來利用的話,這就不干涉不行了。

  當慕容雲飛邊想邊走進大廳的時候,雷子雲已經換好衣裳沏好茶坐在那裏等他。

  「他還在生氣嗎?」雷子雲倒了杯茶給慕容雲飛。

  「我想他不是真的在生氣吧。」慕容雲飛接過茶杯輕啜了口,溫和的開口,「只是擔心而已。」

  雷子雲擰起眉像是想說些什麼,最後卻只嘆了口氣,慕容雲飛放下茶杯,很認真的望著雷子雲,「若是有什麼事,是因為我們的交情而讓你為難的話,你大可以告訴我沒關係。」

  雷子雲怔了怔,隨即明白慕容雲飛的意思,慕容雲飛自然有他的消息來源,他不見得知道滄州那件案子,但卻知道席沉玉在幫右丞相佈樁腳,自己若是明確拒絕進青天監,便可以表明立場絕不是右丞相那一方,偏偏滄州那件案子讓他放不下手,沒有明白拒絕的後果,在別人看起來就是有意思靠攏右丞相。

  他想慕容雲飛看得出自己確實有些為難,只是他大概弄錯了自己為難的地方。

  見雷子雲遲遲沒有回答,慕容雲飛又開口,「老實說我不以為你會想攪進最近這一團混亂,不過如果你有立場我自然不會多加干涉,但如果是因為我們的交情而讓你為難,我可以解決掉這個麻煩。」

  雷子雲笑了起來,「我確實有些為難,但不是你想的那樣。」

  嘆了口氣,雷子雲喝口茶又接著說下去,「我想你也認同青天監確有其存在的必要,不論皇上在這個時候建立的目的是什麼,至少這是早該成立的,席沉玉也的確跟我明說過希望我入青天監,不過我也坦白的拒絕他了,我清楚的告訴他若有立場我確實向著溫家。」

  慕容雲飛苦笑了起來,雷子雲就是這等耿直的個性,他早該知道雷子雲心裏有什麼就會說什麼,只是在他還不完全瞭解席沉玉這個人的時候,他不知道這種真心話會不會給雷子雲自己帶來麻煩。

  雷子雲望著慕容雲飛的神情,倒是看得出他在想什麼,也只是笑了笑的接著開口,「我不覺得跟席沉玉說實話有什麼不好,他倒也是個直爽的人,見我這麼說就沒再提過入青天監的事了。」

  慕容雲飛吁了口氣,「既是這樣,為何他還三番二次找你?」

  雷子雲遲疑了會兒才開口,「是一件案子……一件我很放不下的案子,只要辦完那個案子,我與青天監便再也沒有關係了。」

  慕容雲飛思考了會兒,「我對青天監的機密沒有興趣,不過是什麼樣的案子,你連倚風都不能說?」

  雷子雲露出苦笑,「席沉玉……不相信倚風,多少是因為倚風對他一直有敵意。」

  慕容雲飛倒也能理解,長孫倚風只向著溫家就算了,看了席沉玉還一副想宰了他的模樣,任誰也不會想把機密告訴敵人。「那你打算怎麼辦?」

  雷子雲看起來有些鬱悶,卻也很認真的回答,「我會再跟倚風談談,無論如何那個案子我一定要辦。」

  慕容雲飛笑著,「我會幫忙跟倚風說說的,不過我想若是你好好跟他談,那小子也不是什麼不通情理的人,他會明白的。」

  「我知道。」雷子雲笑著,「就多謝慕容兄的幫忙了。」

  「沒什麼,下午把他餵飽一點他心情就會好了,別太擔心。」慕容雲飛笑著,朝他揮揮手逕自走了出去。

  雷子雲等慕容雲飛走了,隨手收拾收拾就走回房去,想看看長孫倚風是不是已經消氣了。

  才走進後院,長孫倚風已經穿戴整齊,模樣像是想出遠門,雷子雲擰起眉望著他,半天卻也只嘆了口氣的溫聲開口,「你要出門?」

  「嗯,出城二天。」長孫倚風回頭望著他。

  雷子雲沒有答話,二個人就這樣默默的對視了好一會兒,雷子雲才開了口,「真在生我的氣?」

  「如果你是說你睡在我床上抱著我叫你的小葉……」長孫倚風停頓了會兒,睨了他一眼,「確實有點不爽。」

  雷子雲苦笑著,「我真的只是做了個夢,夢了些以前的事,不是有意的。」

  「不是日有所思夜有所夢?」長孫倚風涼涼地開口。

  「倚風……」雷子雲重重地嘆了口氣,走到他身前去伸手把他緊抱在懷裏,低頭把臉埋在他頸邊髮間裏。「我沒有想她,真的沒有。」

  「那是想了什麼讓你夢到她?」

  雷子雲怔了怔,半晌才抬起頭來看著他。

  長孫倚風望著他想說卻又說不出口的模樣,也只吁了口氣,低頭輕聲開口,「你在報復我嗎?」

  「什麼?」雷子雲一時之間聽不懂他在說什麼。

  「如果你是想讓我也嚐嚐那種明知道對方有事,卻不能說給自己聽的心情,我現在倒是很明白了。」長孫倚風低著頭,雷子雲看不見他臉上的神情,攬著他的雙手撫上他的臉,還沒抬起他的臉,長孫倚風已經伸手覆上他的手。

  雷子雲嘆了口氣,把他再拉進懷裏緊緊攬著他,雖覺得心疼不已,卻也不知道怎麼樣才能解決,「我從來就沒想過讓你知道那是什麼樣的感覺……對不起……」

  長孫倚風深吸了口氣,輕掙開他的懷抱,「給你二天解決,我不介意你能不能告訴我,但如果不能告訴我就不要讓我看見你在苦惱,不然就想辦法把他變成能告訴我的事,你自己選擇,二天後回來我不要再看見你這樣的神情了。」

  「我知道了。」雷子雲知道他已經做了極大的讓步,「我會解決的。」

  「還有。」長孫倚風瞪著他,「你要膽敢在我床上再叫一次那個女人的名字,你就永遠不要上我的床了。」

  雷子雲苦笑著,「我會注意。」

  長孫倚風望著雷子雲,想著這好像是第一次他們吵起來不是為了自己的事,以往總是因為自己的關係吵起來,從來不是因為雷子雲,長孫倚風知道他對自己一向容得過份。

  輕嘆了口氣,長孫倚風開口,「我去看看墨兒就走,大後天的正午左右就會回來。」

  說完轉身離開的時候,雷子雲叫住了他。「倚風……」

  「嗯?」長孫倚風沒有回頭只應了聲。

  「謝謝你,我會解決這件事的,等我解決之後,什麼都會告訴你的。」

  雷子雲溫和的嗓音在身後響起,長孫倚風其實想說那沒關係,他真的不在意,但最後還是只應了聲離開。

  雷子雲看著他的背影,想著這好像是第一次,在這種氣氛下,自己看著他的背影讓他離開卻沒有追上去。

  二天……

  雷子雲想著,他也許再和席沉玉談談,如果能讓倚風加入的話,一定會進展的更快,可是連他也不能保證長孫倚風會不會告訴慕容雲飛,他知道就算告訴長孫倚風,要他別把這件事告訴慕容雲飛,他大概也只會乾脆地要自己別說給他聽吧……

  長嘆了口氣,雷子雲放棄的跟著離開了長孫家,幫忙把門栓好,想著至少還是得跟席沉玉談談才行。

  雷子雲邊想邊朝席沉玉的府邸走去。

  至少……要先知道余文的下落……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這當然是事實,要不是南宮小葉柔若無骨的手正覆在他的杯上,雷子雲大概會捏破那只杯子。

  他只是長吁了口氣的鬆開手,沒有堅持再喝下去。

  「聽話,別再喝了。」南宮小葉見他沒再動手,把桌上的酒壺酒杯給收起來,喚人拿了下去。

  「我昨天在街上碰見老李了,大約是特地等我上街吧。」南宮小葉款款移身坐在他面前,「他要我勸勸你,別莽撞行事,忍著點等將來有能力了再回來辦這件案子。」

  雷子雲苦笑起來,每個人都說他會有出息會有成就,只要他忍耐。他不是不能忍,而是現在不去辦這個案子,將來只會更難辦,物證會消失,人證的口供會不真確,到那時候這案子要怎麼辦?而且萬一他不像大家說的一樣有出息呢?

  但他也不想說喪氣話,他知道自己得努力,他只是不知道現在該怎麼放下這個案子。

  「我不知道……該怎麼放下……」雷子雲握緊了拳,失去至交的傷心與使不上力的無奈一起襲上他。

  「那就想著我吧。」南宮小葉淡淡笑著,把手覆在他緊握的拳上,「你不說我不知道兇手是誰,但肯定是沾不得手的人,既沾不得手就別沾,要是你出了什麼事我可不會給你守上三天寡,我馬上就會找別人的。」

  雷子雲抬頭見南宮小葉一臉的笑,想氣也氣不起來,想回她幾句又覺得太過小心眼,最後什麼也沒說的站起身,「我要回去了。」

  「唉呀,生氣啦。」南宮小葉笑著隨他起身,跟在他後頭走到門邊,「你這孩子怎麼就說不得玩笑……」

  「我不是孩子了。」雷子雲突地回身瞪著她,差點讓南宮小葉一頭撞上他胸口,她抬頭望著眼前這個孩子,才一年的時間,原本只高她一些的個頭就一下子拉高了起來,闊的背膀的確早就不像個孩子了。

  南宮小葉抬頭朝雷子雲笑了起來,笑靨如花,伸手撫上他堅實的手臂。「那這位大人,今晚要不要留下來呢?」

  雷子雲望著她半晌,才輕嘆了口氣,開口的語氣是難得的動搖,「小葉……妳真的覺得……我將來還能辦得了這個案子嗎?」

  妳真的相信我將來會有成就嗎?

  雷子雲沒有把心裏真正所想的話問出來,但是南宮小葉卻笑了,笑容裏帶著她一貫的自信與得意。「開什麼玩笑,我南宮小葉看上的男人,成就何只在這小小的滄州,將來我要跟著你進京的,到時候你想都別想甩掉我。」

  「小葉……」雷子雲一怔,半晌才笑了起來,伸手環抱住她,卻不知道該說什麼,他不想說什麼他會做到,他不做虛幻的承諾,他只知道他一定要努力,一定要有成就,為了師傅為了琳姐為了顧平,為了他的小葉……

  …小葉……謝謝妳……


  「……嗯……什麼……?」

  長孫倚風睡得迷迷糊糊的,突然覺得從身後攬在腰上的手臂驀然收緊了,微睜開眼好像聽見雷子雲在說什麼,他翻身埋進雷子雲懷裏,讓他緊抱著自己,聽他靠在耳邊含糊的唸著。

  「……葉………」

  長孫倚風整個人清醒了過來,猛地睜開了眼睛。

  「小葉……」

  雷子雲抱緊了他,靠在他耳邊的唇讀出來的卻不是他的名字。

  「雷子雲!!!」長孫倚風頓時怒火中燒,猛地抽開他的懷抱,一把用力將他推下床去。「你不要命了是不是!!」

  雷子雲還沒清醒,一把就摔到床下去,還沒弄清楚是什麼狀況,不知道什麼東西就朝他飛了過來,急忙翻身閃開的時候桌上的茶杯又飛了過來。

  「對別的女人沒有忘情也敢睡在我床上!」長孫倚風氣到只差沒拔劍出來。

  雷子雲也暗自慶幸他沒有拔劍,只能苦笑著閃著推開門出去退了幾步,「倚風你冷靜一點……」

  「冷靜個鬼!那麼愛你的小葉幹嘛不滾回滄州去!」隨著這句話桌上的茶壺已經飛了過來。

  雷子雲苦笑著沒有再閃,要是這樣長孫倚風就能冷靜的話,倒也無所謂,他記得他方才的確夢見了小葉,卻沒想到自己會說夢話。

  長孫倚風見他沒有閃避,怔了怔的咬著下唇甩開袖裏長劍,一劍打掉自己方才扔出去的茶壺。

  磅啷的一聲,茶壺在雷子雲面前幾寸的地方碎成碎片,砰砰磅磅地掉落在地上,然後一片寂靜,只看得見長孫倚風怒到漲紅的臉和急促的呼吸聲。

  雷子雲有些不捨他氣成這樣,事實上他從來沒看過長孫倚風氣成這樣,卻只能無奈的苦笑著,「我做了個夢,我很抱歉……不過你知道我跟小葉已經過去了。」

  長孫倚風深吸了幾口氣平復自己也不明白因何而生的怒氣,若是幾週前,大概也只會把他搖醒叫他搞清楚狀況罷了。

  但是因為那個該死的席什麼鬼的,他們連幾日都有些不太愉快,但雙方只是忍著讓著盡量不去爭吵,最後就變成了這樣。

  「真的就只是個夢而已。」雷子雲柔聲開口,試圖讓長孫倚風消氣,慢慢地朝他走去。「我很抱歉。」

  長孫倚風稍緩了呼息,別過頭去沒有看向雷子雲,卻還是忍不住氣,在雷子雲走近房門的時候,碰地一聲把門給關了起來。

  雷子雲苦笑著抱住雙臂,不知道是該去敲門,還是等著他什麼時候氣消來開門。

  「咳咳…」

  聽見身後有人刻意的咳了幾聲,雷子雲想會這麼大方就走進長孫府的人,除了自己也只有慕容雲飛。

  「慕容兄。」雷子雲苦笑回身,看著慕容雲飛。

  「又……鬧脾氣啦?」慕容雲飛笑著,望著前方那扇緊閉的房門。

  「不是,是我的錯。」雷子雲只搖搖頭,苦笑著看向慕容雲飛,「既然慕容兄來了,一會兒幫我說幾句話吧,他總是聽你的話。」

  慕容雲飛看著想走開的雷子雲,趕忙叫住他,「雷兄,我不是來找倚風的。」

  「嗯?」雷子雲停了腳步,慕容雲飛來這裏十次有十次是找長孫倚風。

  「我是來找你的。」慕容雲飛笑著回答。

  「那……」雷子雲停頓了會兒,回頭望了下似乎沒有意思要開的房門,「待我換件衣服,慕容兄大廳等我一會兒好了。」

  「當然,雷兄慢慢來不用急。」慕容雲飛望著只穿著單薄衣裳的雷子雲,想大概是還沒下床就吵了起來。

  見雷子雲走向另一頭的房間,慕容雲飛偷空走近去敲敲房門,「倚風?」

  敲了三四回也沒見長孫倚風搭理他,想他大概不想說話,只隔著房門開口,「你上回說喜歡的花雕芙蓉糕我讓人又帶了些過來,下午要是沒那麼氣了就過來喝茶吧,墨兒想著你呢。」

  等了半晌沒反應,慕容雲飛正想離開的時候門才突然開了,見長孫倚風一臉難看,慕容雲飛忍不住笑了起來,「最近怎麼脾氣越來越大了,什麼事好氣成這樣?」

  「……沒什麼。」過了半晌長孫倚風才回了話,抬起頭來看著慕容雲飛的時候,已經稍緩了神色,「我想離城二天。」

  慕容雲飛挑起眉來,「這麼嚴重?」

  「不是……」長孫倚風猶豫了會兒才開口,「他心裏有事,不知道是不想告訴我還是不能告訴我。」

  慕容雲飛擰起眉,他也正是為這件事而來,「倚風,我想那是……」

  「那都沒關係。」長孫倚風抬起頭來打斷了慕容雲飛的話,「我不在意,他不想說就不用說,只是這樣也不是辦法,給他點時間把事情處理好,我不在也許他比較好做事。」

  慕容雲飛原本還想說些什麼,轉念一想以長孫倚風這麼任性的性子,能這樣打算已經算是讓步許多,倒也覺得慰。

  「我會看看我能不能幫上手。」慕容雲飛笑了笑,「離城前可千萬得告訴他,還有先去看看墨兒。」

  「知道了。」長孫倚風撇撇嘴角,回身又甩上了房門。

  慕容雲飛搖搖頭,無奈的笑著走向前廳,他想雷子雲大概是在煩惱席沉玉,他知道席沉玉和雷子雲見了好幾次面,只是不知道他們到底在談些什麼,以他的立場他並不想多問,只是為此雷子雲和長孫倚風已經不愉快了好一段時間,而且重點是他知道席沉玉的目標並不是雷子雲,所以如果雷子雲只是被席沉玉拿來利用的話,這就不干涉不行了。

  當慕容雲飛邊想邊走進大廳的時候,雷子雲已經換好衣裳沏好茶坐在那裏等他。

  「他還在生氣嗎?」雷子雲倒了杯茶給慕容雲飛。

  「我想他不是真的在生氣吧。」慕容雲飛接過茶杯輕啜了口,溫和的開口,「只是擔心而已。」

  雷子雲擰起眉像是想說些什麼,最後卻只嘆了口氣,慕容雲飛放下茶杯,很認真的望著雷子雲,「若是有什麼事,是因為我們的交情而讓你為難的話,你大可以告訴我沒關係。」

  雷子雲怔了怔,隨即明白慕容雲飛的意思,慕容雲飛自然有他的消息來源,他不見得知道滄州那件案子,但卻知道席沉玉在幫右丞相佈樁腳,自己若是明確拒絕進青天監,便可以表明立場絕不是右丞相那一方,偏偏滄州那件案子讓他放不下手,沒有明白拒絕的後果,在別人看起來就是有意思靠攏右丞相。

  他想慕容雲飛看得出自己確實有些為難,只是他大概弄錯了自己為難的地方。

  見雷子雲遲遲沒有回答,慕容雲飛又開口,「老實說我不以為你會想攪進最近這一團混亂,不過如果你有立場我自然不會多加干涉,但如果是因為我們的交情而讓你為難,我可以解決掉這個麻煩。」

  雷子雲笑了起來,「我確實有些為難,但不是你想的那樣。」

  嘆了口氣,雷子雲喝口茶又接著說下去,「我想你也認同青天監確有其存在的必要,不論皇上在這個時候建立的目的是什麼,至少這是早該成立的,席沉玉也的確跟我明說過希望我入青天監,不過我也坦白的拒絕他了,我清楚的告訴他若有立場我確實向著溫家。」

  慕容雲飛苦笑了起來,雷子雲就是這等耿直的個性,他早該知道雷子雲心裏有什麼就會說什麼,只是在他還不完全瞭解席沉玉這個人的時候,他不知道這種真心話會不會給雷子雲自己帶來麻煩。

  雷子雲望著慕容雲飛的神情,倒是看得出他在想什麼,也只是笑了笑的接著開口,「我不覺得跟席沉玉說實話有什麼不好,他倒也是個直爽的人,見我這麼說就沒再提過入青天監的事了。」

  慕容雲飛吁了口氣,「既是這樣,為何他還三番二次找你?」

  雷子雲遲疑了會兒才開口,「是一件案子……一件我很放不下的案子,只要辦完那個案子,我與青天監便再也沒有關係了。」

  慕容雲飛思考了會兒,「我對青天監的機密沒有興趣,不過是什麼樣的案子,你連倚風都不能說?」

  雷子雲露出苦笑,「席沉玉……不相信倚風,多少是因為倚風對他一直有敵意。」

  慕容雲飛倒也能理解,長孫倚風只向著溫家就算了,看了席沉玉還一副想宰了他的模樣,任誰也不會想把機密告訴敵人。「那你打算怎麼辦?」

  雷子雲看起來有些鬱悶,卻也很認真的回答,「我會再跟倚風談談,無論如何那個案子我一定要辦。」

  慕容雲飛笑著,「我會幫忙跟倚風說說的,不過我想若是你好好跟他談,那小子也不是什麼不通情理的人,他會明白的。」

  「我知道。」雷子雲笑著,「就多謝慕容兄的幫忙了。」

  「沒什麼,下午把他餵飽一點他心情就會好了,別太擔心。」慕容雲飛笑著,朝他揮揮手逕自走了出去。

  雷子雲等慕容雲飛走了,隨手收拾收拾就走回房去,想看看長孫倚風是不是已經消氣了。

  才走進後院,長孫倚風已經穿戴整齊,模樣像是想出遠門,雷子雲擰起眉望著他,半天卻也只嘆了口氣的溫聲開口,「你要出門?」

  「嗯,出城二天。」長孫倚風回頭望著他。

  雷子雲沒有答話,二個人就這樣默默的對視了好一會兒,雷子雲才開了口,「真在生我的氣?」

  「如果你是說你睡在我床上抱著我叫你的小葉……」長孫倚風停頓了會兒,睨了他一眼,「確實有點不爽。」

  雷子雲苦笑著,「我真的只是做了個夢,夢了些以前的事,不是有意的。」

  「不是日有所思夜有所夢?」長孫倚風涼涼地開口。

  「倚風……」雷子雲重重地嘆了口氣,走到他身前去伸手把他緊抱在懷裏,低頭把臉埋在他頸邊髮間裏。「我沒有想她,真的沒有。」

  「那是想了什麼讓你夢到她?」

  雷子雲怔了怔,半晌才抬起頭來看著他。

  長孫倚風望著他想說卻又說不出口的模樣,也只吁了口氣,低頭輕聲開口,「你在報復我嗎?」

  「什麼?」雷子雲一時之間聽不懂他在說什麼。

  「如果你是想讓我也嚐嚐那種明知道對方有事,卻不能說給自己聽的心情,我現在倒是很明白了。」長孫倚風低著頭,雷子雲看不見他臉上的神情,攬著他的雙手撫上他的臉,還沒抬起他的臉,長孫倚風已經伸手覆上他的手。

  雷子雲嘆了口氣,把他再拉進懷裏緊緊攬著他,雖覺得心疼不已,卻也不知道怎麼樣才能解決,「我從來就沒想過讓你知道那是什麼樣的感覺……對不起……」

  長孫倚風深吸了口氣,輕掙開他的懷抱,「給你二天解決,我不介意你能不能告訴我,但如果不能告訴我就不要讓我看見你在苦惱,不然就想辦法把他變成能告訴我的事,你自己選擇,二天後回來我不要再看見你這樣的神情了。」

  「我知道了。」雷子雲知道他已經做了極大的讓步,「我會解決的。」

  「還有。」長孫倚風瞪著他,「你要膽敢在我床上再叫一次那個女人的名字,你就永遠不要上我的床了。」

  雷子雲苦笑著,「我會注意。」

  長孫倚風望著雷子雲,想著這好像是第一次他們吵起來不是為了自己的事,以往總是因為自己的關係吵起來,從來不是因為雷子雲,長孫倚風知道他對自己一向容得過份。

  輕嘆了口氣,長孫倚風開口,「我去看看墨兒就走,大後天的正午左右就會回來。」

  說完轉身離開的時候,雷子雲叫住了他。「倚風……」

  「嗯?」長孫倚風沒有回頭只應了聲。

  「謝謝你,我會解決這件事的,等我解決之後,什麼都會告訴你的。」

  雷子雲溫和的嗓音在身後響起,長孫倚風其實想說那沒關係,他真的不在意,但最後還是只應了聲離開。

  雷子雲看著他的背影,想著這好像是第一次,在這種氣氛下,自己看著他的背影讓他離開卻沒有追上去。

  二天……

  雷子雲想著,他也許再和席沉玉談談,如果能讓倚風加入的話,一定會進展的更快,可是連他也不能保證長孫倚風會不會告訴慕容雲飛,他知道就算告訴長孫倚風,要他別把這件事告訴慕容雲飛,他大概也只會乾脆地要自己別說給他聽吧……

  長嘆了口氣,雷子雲放棄的跟著離開了長孫家,幫忙把門栓好,想著至少還是得跟席沉玉談談才行。

  雷子雲邊想邊朝席沉玉的府邸走去。

  至少……要先知道余文的下落……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8/12/05 Fri 20:47 】 | 自創 | comment(0) | trackback(0) |
<<承風騖雲 03 | ホーム | 承風騖雲 01>>
コメント
留言














給作者的悄悄話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sakurainaoto.blog25.fc2.com/tb.php/143-09570a49
引用本篇記事(FC2BLOG USER)
| HOME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