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承風騖雲 01 
  伸手輕輕撫過卷宗,他記得這是他當年想看得不得了,卻始終沾不了手的東西。

  「雷爺若是不想看,就讓我口述給你聽吧。」席沉玉收了手上的扇,坐在一邊順手為他倒了杯茶。

  「沒事,我只是沒想到還有看到這份卷宗的一天。」雷子雲淡淡的笑著,伸手拉開卷宗的繫帶,龍飛鳳舞的字是當初縣衙裏那位嗜酒的王師爺的字跡,他仍然記得。

  雷子雲認真的讀完卷宗,還反覆讀了三、四次,才伸手把卷宗捲了回去,「這不是事實,顧平沒有下手殺死宋無念也沒有逼死宋巧琳。」

  「我知道,我也知道雷爺暗中查訪這件案子已經十多年了,這也是我找上您的原因。」席沉玉甩開他雪色的扇,自信的笑容似乎從來不曾自他的臉上消失。

  雷子雲望著席沉玉以男人來說過份俊秀的臉,銳利的眼神藏在那雙明亮的杏眼裏,單薄的身子看起來有些弱不禁風,搖著扇談笑風生的模樣就像個書生,但認識他就會知道,他絕不是個文弱書生。

  他稍嫌纖細的手上拎的那把絹織扇能在瞬間奪人性命,他揚起笑容的時候,光是語言就能將人逼入絕境,和赫連將軍一起鎮守北關多年的大任並不是一介書生能做到的。

  雷子雲並不喜歡跟太工於心計的人來往,他感覺得到席沉玉找上自己是有某種目的存在,雖然他已經辭去總捕之職,但是人在京裏多少會聽到些言語。

  在宮裏正為太子之位掀起波浪的時候,席沉玉回來的時間點實在太過恰巧,而且正好挑在慕容雲飛和顏磊離京之後,明顯是右丞相喚他回來幫手的,但是右丞相大概沒料到那個向來不管事只玩樂的溫小侯爺不是個只會耍劍的武人,因此席沉玉要打進宮中勢力也不是那麼容易,儘管如此,他也在短短二年內和反對右丞相卻跟溫小侯爺處不好的六王爺成了莫逆之交,有了六王爺這條線,席沉玉做起事來就隔外順手。

  雷子雲不知道自己在席沉玉的計畫裏佔了什麼位置,如果沒必要他不想攪進這些事裏,但席沉玉卻十分有禮的親自來訪,開口提的就是滄州宋家武館宋無念一家命案他可有興趣。

  他怎麼可能沒有興趣,他追查這個案子已經十多年,就算辭了官也沒有放棄的持續注意這件案子是否有消息,但他從來沒有對任何人說過這件事,包括長孫倚風也是,他連一個字都沒有提起。

  不是不能提,而是在辦得了這件案子之前,他不想把那些痛苦的往事再一次挖出來。

  他想起自己當初明裏暗裏都試過,卻怎麼也找不到案發後馬上辭官離去的江春雨兄弟,而三王爺世子並不是隨便想詢問或是追查就做得到的。他曾經試過,透過各種門路找到宋晉試圖找出端倪,但宋晉的回話只是淡淡帶過,也沒有任何破綻,還來不及更深一步去查訪就被上頭給嚴制止,喝令他不得再搔擾三王爺世子,於是他只好把目標放在江春雨兄弟身上,只要找得到他們,三王爺世子想也不掉,但這對兄弟卻像消失一般再也追查不到下落,他多次向滄州方面要求他們交出這件案子的資料卷宗,卻始終拿不到,他也曾親上滄州找上他當年的頭兒,現在仍是縣衙捕頭的王伍,但是對方只淡淡的說卷宗在大火中被毀了,死也不肯將東西交給他。

  即使知道卷宗裏寫的應該只是些不是事實的事,他還是想知道自己有沒有漏掉些什麼,但是不管是好說歹說王伍都不願意理會他,最後也只好黯然離開滄州。

  但事隔多年後,席沉玉卻輕易的就把那件案子給挖了出來。

  雷子雲只能暗嘆自己還比不上席沉玉會做人,在他面前坐下,溫和的開口,「不知席先生注意這個案子多久了?」

  「大約三年前我注意過,當時你下過註記讓各個衙門都注意江春雨的下落,我很有興趣所以查過這個案子……不過我的目的和雷爺不同,雷爺找得是江春雨兄弟,我的目標在宋晉。」席沉玉朝他一笑,「我也聽說過雷爺在宋晉那裏吃過虧,所以我想也許我們可以合作。」

  「不知道席先生想怎麼個合作法?」雷子雲笑道。

  「那就先說說這件案子吧。」席沉玉收起了笑,認真的望著雷子雲。

  「這件案子沉寂已久,在顧平於牢裏自盡的時候,就被當成已結案的案子了。」席沉玉望著雷子雲,臉上帶著些敬佩的神情,「不過由於雷爺從來沒有放棄過,所以幾年後在雷爺離開了滄州高昇之後,捕頭王伍重新暗中查起了這件案子,雖然沒查出什麼結果,不過也因為他持續在注意這件案子,所以才會有了這回的進展。」

  「王伍?」雷子雲擰起眉有些不解,王伍自他進了衙門到離開為止,從來沒給他好臉色看過,剛開始他以為王伍就是這種臉色,後來才發現他討厭自己,再更之後才發現原來他討厭自己是為了什麼。

  「是的,雷爺剛進衙門的時候,王伍還是你頂頭上司對吧?」席沉玉笑著,「但是雷爺天資聰穎觀察入微,總是會發覺些別人看不見的,又總是比別人努力去做事,從來不爭功也不貪賞,這種人理應是上頭最中意的下屬,但是王伍偏偏就是看您不上眼,您應該知道為什麼吧?」

  雷子雲苦笑著點點頭。

  「誰讓雷爺年方十五就英挺俊俏,讓當時最紅的歌女南宮小葉芳心暗許,那王伍可是暗自神傷了好幾年。」席沉玉甩開了扇掩住了他的笑。

  「席先生別取笑我了,那已經是過去的事了,我當時可完全不知道王捕頭為何那麼厭惡我。」雷子雲苦笑著想起過去那段總是被莫名被責怪的日子。

  「這王伍呀,說他小心眼是真有點小心眼,說他不成器也有那麼一些,但終究不是個壞人,就是個標準吃公家飯的。」席沉玉自己拎起杯子啜了口茶水。「就是因為雷爺抓著這個案子不放,所以他也不甘心,三不五時的就注意著有沒有什麼線索,這倒也真被他等到了。」

  雷子雲坐直了身子仔細聽著席沉玉的話。

  「雷爺可記得當時有個打更人叫余文。」席沉玉挑起眉來望著雷子雲。

  「我記得,余文的母親是江春雨的奶娘,案發之後余家整家連夜搬走,我懷疑過余文是不是目睹了案發過程,可是當時第一批趕到的兄弟們沒有人說起看過余文,他若真目睹了案發過程,如果沒有被帶走,就肯定被滅口了。」雷子雲嘆了口氣。

  「他的確被帶走了,人活得好好的,有了妻子女兒也做起了生意,這回就是余文來報的線索。」席沉玉沉穩的開口,「他找上了王伍,說願意說明當年發生的事情,必要的話也願意出來做證,但前提是保護他全家人的性命。」

  「這是當然,不過為什麼這麼多年後他才願意出面?這些年他又躲在哪裏?」雷子雲疾聲詢問。

  「雷爺別急,余文不笨,這些事他說在見到青天監派出去的人之前他不會說。」席沉玉自信的笑了起來,「自從皇上頒佈了青天監的成立,許多原本不願意開口的人都改變了主意,我相信過去幾十年的懸案,只要願意的話,都能一一破解。」

  席沉玉停頓了一會兒,望著雷子雲,神情認真而誠懇。「就不知雷爺是不是肯為青天監盡一份力?」

  雷子雲只是溫和的回答,「若有用得上我的地方,只要我做得到席先生可以隨時使喚,不過我既已辭官就不該再拿公家身份做事,官場可不能是自由來去的地方。」

  席沉玉笑了笑,「雷爺這樣的人才,只要願意的話青天監隨時都有您的位置,就算要我席沉玉退讓都不成問題。」

  「席先生可別這麼說,這可折煞我了。」雷子雲笑著,倒是認真的說了實話,「跟席先生說實話,我不想在此時牽扯進宮裏的紛爭,以我跟溫府的交情,無論如何對席先生來說並不是個好用的人,席先生最終的目標我想不在我身上,就請席先生別為我費心了。」

  席沉玉挑起眉來看著雷子雲,半晌才笑了起來,「雷爺不知道宮裏都傳著別跟席沉玉說實話嗎?就這麼把真心話說出來不擔心我找雷爺的麻煩?」

  「若是雷某怕麻煩,當初就不會吃公家飯了。」雷子雲只淡淡笑著,很誠心開口,「我無論如何對席先生的計畫是使不上力的,就算我能我也不會做,但若席先生願意,我們可以交個朋友,往後席先生有任何問題,我都可以為席先生分擔,但不包括右丞相的大計,席先生應該知道,若將來真有需要選邊站,我確實是向著溫家的。」

  「因為長孫公子?」席沉玉甩開他的扇,有些不以為然的笑。

  「不完全是。」雷子雲認真的回答,「慕容雲飛救過我一命,幾年下來不少次也有了過命的交情,就算衝著跟慕容雲飛的交情,我二話不說也會向著溫家。」雷子雲笑了笑,「而且再跟席先生說個實話,對我們這些市井小民來說,誰做太子其實沒有太大差別,有差別的只有王公貴族們誰家的勢力大些而已。」

  見席沉玉挑起眉來,雷子雲也毫不避諱的再說下去,「說實話以溫家的立場,是誰當太子也無所謂,何苦為這些事爭得用盡心計呢?」

  望著雷子雲好一會兒,席沉玉才笑了起來,「雷爺教訓的是,不過這也不是我能決定的。」

  嘆了口氣,席沉玉站了起來,直望著雷子雲,「承蒙雷爺看得起,席沉玉就跟雷爺交個朋友,此後自是知無不言,至於那些官場的事,我不會連累到雷爺身上的。」

  「多謝席先生,是席先生看得起雷某。」雷子雲也起身站在席沉玉面前。

  「不過我剛才跟雷爺說的也是真心話。」席沉玉笑了笑,「若是雷爺願意的話,我可以退讓將青天監歸還給雷爺。」

  「請別這麼說,這青天監皇上是為了席先生設立的,哪來歸還這種事。」雷子雲苦笑著回答。

  「雷爺是真不知還是假不知?這青天監一開始就是要雷爺來坐鎮的,要不是雷爺突然辭官……」席沉玉話沒說完,雷子雲就打斷了他,「席先生,這事就別提了。」

  席沉玉睨了他一眼,微嘆了口氣,「好吧,不提就不提吧。」

  回到桌前坐下,席沉玉笑了笑,「那,還是來說說這余文吧。」

  雷子雲鬆了口氣,坐回他面前,聽著他說明之後發生的事。



  事後隔了非常非常久,雷子雲才發現原來當天席沉玉說的是真心話,不過那已經是很久之後的事了。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沒事,我只是沒想到還有看到這份卷宗的一天。」雷子雲淡淡的笑著,伸手拉開卷宗的繫帶,龍飛鳳舞的字是當初縣衙裏那位嗜酒的王師爺的字跡,他仍然記得。

  雷子雲認真的讀完卷宗,還反覆讀了三、四次,才伸手把卷宗捲了回去,「這不是事實,顧平沒有下手殺死宋無念也沒有逼死宋巧琳。」

  「我知道,我也知道雷爺暗中查訪這件案子已經十多年了,這也是我找上您的原因。」席沉玉甩開他雪色的扇,自信的笑容似乎從來不曾自他的臉上消失。

  雷子雲望著席沉玉以男人來說過份俊秀的臉,銳利的眼神藏在那雙明亮的杏眼裏,單薄的身子看起來有些弱不禁風,搖著扇談笑風生的模樣就像個書生,但認識他就會知道,他絕不是個文弱書生。

  他稍嫌纖細的手上拎的那把絹織扇能在瞬間奪人性命,他揚起笑容的時候,光是語言就能將人逼入絕境,和赫連將軍一起鎮守北關多年的大任並不是一介書生能做到的。

  雷子雲並不喜歡跟太工於心計的人來往,他感覺得到席沉玉找上自己是有某種目的存在,雖然他已經辭去總捕之職,但是人在京裏多少會聽到些言語。

  在宮裏正為太子之位掀起波浪的時候,席沉玉回來的時間點實在太過恰巧,而且正好挑在慕容雲飛和顏磊離京之後,明顯是右丞相喚他回來幫手的,但是右丞相大概沒料到那個向來不管事只玩樂的溫小侯爺不是個只會耍劍的武人,因此席沉玉要打進宮中勢力也不是那麼容易,儘管如此,他也在短短二年內和反對右丞相卻跟溫小侯爺處不好的六王爺成了莫逆之交,有了六王爺這條線,席沉玉做起事來就隔外順手。

  雷子雲不知道自己在席沉玉的計畫裏佔了什麼位置,如果沒必要他不想攪進這些事裏,但席沉玉卻十分有禮的親自來訪,開口提的就是滄州宋家武館宋無念一家命案他可有興趣。

  他怎麼可能沒有興趣,他追查這個案子已經十多年,就算辭了官也沒有放棄的持續注意這件案子是否有消息,但他從來沒有對任何人說過這件事,包括長孫倚風也是,他連一個字都沒有提起。

  不是不能提,而是在辦得了這件案子之前,他不想把那些痛苦的往事再一次挖出來。

  他想起自己當初明裏暗裏都試過,卻怎麼也找不到案發後馬上辭官離去的江春雨兄弟,而三王爺世子並不是隨便想詢問或是追查就做得到的。他曾經試過,透過各種門路找到宋晉試圖找出端倪,但宋晉的回話只是淡淡帶過,也沒有任何破綻,還來不及更深一步去查訪就被上頭給嚴制止,喝令他不得再搔擾三王爺世子,於是他只好把目標放在江春雨兄弟身上,只要找得到他們,三王爺世子想也不掉,但這對兄弟卻像消失一般再也追查不到下落,他多次向滄州方面要求他們交出這件案子的資料卷宗,卻始終拿不到,他也曾親上滄州找上他當年的頭兒,現在仍是縣衙捕頭的王伍,但是對方只淡淡的說卷宗在大火中被毀了,死也不肯將東西交給他。

  即使知道卷宗裏寫的應該只是些不是事實的事,他還是想知道自己有沒有漏掉些什麼,但是不管是好說歹說王伍都不願意理會他,最後也只好黯然離開滄州。

  但事隔多年後,席沉玉卻輕易的就把那件案子給挖了出來。

  雷子雲只能暗嘆自己還比不上席沉玉會做人,在他面前坐下,溫和的開口,「不知席先生注意這個案子多久了?」

  「大約三年前我注意過,當時你下過註記讓各個衙門都注意江春雨的下落,我很有興趣所以查過這個案子……不過我的目的和雷爺不同,雷爺找得是江春雨兄弟,我的目標在宋晉。」席沉玉朝他一笑,「我也聽說過雷爺在宋晉那裏吃過虧,所以我想也許我們可以合作。」

  「不知道席先生想怎麼個合作法?」雷子雲笑道。

  「那就先說說這件案子吧。」席沉玉收起了笑,認真的望著雷子雲。

  「這件案子沉寂已久,在顧平於牢裏自盡的時候,就被當成已結案的案子了。」席沉玉望著雷子雲,臉上帶著些敬佩的神情,「不過由於雷爺從來沒有放棄過,所以幾年後在雷爺離開了滄州高昇之後,捕頭王伍重新暗中查起了這件案子,雖然沒查出什麼結果,不過也因為他持續在注意這件案子,所以才會有了這回的進展。」

  「王伍?」雷子雲擰起眉有些不解,王伍自他進了衙門到離開為止,從來沒給他好臉色看過,剛開始他以為王伍就是這種臉色,後來才發現他討厭自己,再更之後才發現原來他討厭自己是為了什麼。

  「是的,雷爺剛進衙門的時候,王伍還是你頂頭上司對吧?」席沉玉笑著,「但是雷爺天資聰穎觀察入微,總是會發覺些別人看不見的,又總是比別人努力去做事,從來不爭功也不貪賞,這種人理應是上頭最中意的下屬,但是王伍偏偏就是看您不上眼,您應該知道為什麼吧?」

  雷子雲苦笑著點點頭。

  「誰讓雷爺年方十五就英挺俊俏,讓當時最紅的歌女南宮小葉芳心暗許,那王伍可是暗自神傷了好幾年。」席沉玉甩開了扇掩住了他的笑。

  「席先生別取笑我了,那已經是過去的事了,我當時可完全不知道王捕頭為何那麼厭惡我。」雷子雲苦笑著想起過去那段總是被莫名被責怪的日子。

  「這王伍呀,說他小心眼是真有點小心眼,說他不成器也有那麼一些,但終究不是個壞人,就是個標準吃公家飯的。」席沉玉自己拎起杯子啜了口茶水。「就是因為雷爺抓著這個案子不放,所以他也不甘心,三不五時的就注意著有沒有什麼線索,這倒也真被他等到了。」

  雷子雲坐直了身子仔細聽著席沉玉的話。

  「雷爺可記得當時有個打更人叫余文。」席沉玉挑起眉來望著雷子雲。

  「我記得,余文的母親是江春雨的奶娘,案發之後余家整家連夜搬走,我懷疑過余文是不是目睹了案發過程,可是當時第一批趕到的兄弟們沒有人說起看過余文,他若真目睹了案發過程,如果沒有被帶走,就肯定被滅口了。」雷子雲嘆了口氣。

  「他的確被帶走了,人活得好好的,有了妻子女兒也做起了生意,這回就是余文來報的線索。」席沉玉沉穩的開口,「他找上了王伍,說願意說明當年發生的事情,必要的話也願意出來做證,但前提是保護他全家人的性命。」

  「這是當然,不過為什麼這麼多年後他才願意出面?這些年他又躲在哪裏?」雷子雲疾聲詢問。

  「雷爺別急,余文不笨,這些事他說在見到青天監派出去的人之前他不會說。」席沉玉自信的笑了起來,「自從皇上頒佈了青天監的成立,許多原本不願意開口的人都改變了主意,我相信過去幾十年的懸案,只要願意的話,都能一一破解。」

  席沉玉停頓了一會兒,望著雷子雲,神情認真而誠懇。「就不知雷爺是不是肯為青天監盡一份力?」

  雷子雲只是溫和的回答,「若有用得上我的地方,只要我做得到席先生可以隨時使喚,不過我既已辭官就不該再拿公家身份做事,官場可不能是自由來去的地方。」

  席沉玉笑了笑,「雷爺這樣的人才,只要願意的話青天監隨時都有您的位置,就算要我席沉玉退讓都不成問題。」

  「席先生可別這麼說,這可折煞我了。」雷子雲笑著,倒是認真的說了實話,「跟席先生說實話,我不想在此時牽扯進宮裏的紛爭,以我跟溫府的交情,無論如何對席先生來說並不是個好用的人,席先生最終的目標我想不在我身上,就請席先生別為我費心了。」

  席沉玉挑起眉來看著雷子雲,半晌才笑了起來,「雷爺不知道宮裏都傳著別跟席沉玉說實話嗎?就這麼把真心話說出來不擔心我找雷爺的麻煩?」

  「若是雷某怕麻煩,當初就不會吃公家飯了。」雷子雲只淡淡笑著,很誠心開口,「我無論如何對席先生的計畫是使不上力的,就算我能我也不會做,但若席先生願意,我們可以交個朋友,往後席先生有任何問題,我都可以為席先生分擔,但不包括右丞相的大計,席先生應該知道,若將來真有需要選邊站,我確實是向著溫家的。」

  「因為長孫公子?」席沉玉甩開他的扇,有些不以為然的笑。

  「不完全是。」雷子雲認真的回答,「慕容雲飛救過我一命,幾年下來不少次也有了過命的交情,就算衝著跟慕容雲飛的交情,我二話不說也會向著溫家。」雷子雲笑了笑,「而且再跟席先生說個實話,對我們這些市井小民來說,誰做太子其實沒有太大差別,有差別的只有王公貴族們誰家的勢力大些而已。」

  見席沉玉挑起眉來,雷子雲也毫不避諱的再說下去,「說實話以溫家的立場,是誰當太子也無所謂,何苦為這些事爭得用盡心計呢?」

  望著雷子雲好一會兒,席沉玉才笑了起來,「雷爺教訓的是,不過這也不是我能決定的。」

  嘆了口氣,席沉玉站了起來,直望著雷子雲,「承蒙雷爺看得起,席沉玉就跟雷爺交個朋友,此後自是知無不言,至於那些官場的事,我不會連累到雷爺身上的。」

  「多謝席先生,是席先生看得起雷某。」雷子雲也起身站在席沉玉面前。

  「不過我剛才跟雷爺說的也是真心話。」席沉玉笑了笑,「若是雷爺願意的話,我可以退讓將青天監歸還給雷爺。」

  「請別這麼說,這青天監皇上是為了席先生設立的,哪來歸還這種事。」雷子雲苦笑著回答。

  「雷爺是真不知還是假不知?這青天監一開始就是要雷爺來坐鎮的,要不是雷爺突然辭官……」席沉玉話沒說完,雷子雲就打斷了他,「席先生,這事就別提了。」

  席沉玉睨了他一眼,微嘆了口氣,「好吧,不提就不提吧。」

  回到桌前坐下,席沉玉笑了笑,「那,還是來說說這余文吧。」

  雷子雲鬆了口氣,坐回他面前,聽著他說明之後發生的事。



  事後隔了非常非常久,雷子雲才發現原來當天席沉玉說的是真心話,不過那已經是很久之後的事了。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8/12/05 Fri 20:43 】 | 自創 | comment(0) | trackback(0) |
<<承風騖雲 02 | ホーム | 承風騖雲 楔子>>
コメント
留言














給作者的悄悄話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sakurainaoto.blog25.fc2.com/tb.php/142-15412cb6
引用本篇記事(FC2BLOG USER)
| HOME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