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鐵劍棲鳳外傳-歸途 前篇 第二回 

  顏磊一整天都覺得心神不寧。

  雖然嚴格說來才過了半天,但這種情形已經持續了半個月……

  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越來越煩躁,要說真不介意慕容雲飛一天到頭去見郡主也不是,但他知道自己並不是單純的吃醋,他只是……擔心而已。

  他不知道慕容雲飛為什麼不乾脆的拒絕相爺,但是他也不想多管這件事,只是莫名的,覺得煩躁而已……

  他一向討厭這種多餘的情緒,所以乾脆的連慕容雲飛的人也不見,他以為這樣就可以丟掉這些感覺,只是沒想到這些感覺不只丟不掉,還越纏越緊。

  帶著煩悶的心情走到院裏,側頭看見那株滿樹星,還直挺挺的站在那裏,翠的葉子在風裏招搖著,他雙眉一擰忍不住想伸手拔掉那棵滿樹星。

  就在他幾乎動手的時候,有個守衛走了進來。

  「稟先生,您有客人,門房讓她在花廳候著。」

  顏磊怔了怔,客人?他會有什麼客人?府裏的事這幾年已經完全交給雲飛了,他哪來的客人。

  「是什麼人?」顏磊疑惑的站直身子,暫時放棄拔掉那棵滿樹星的打算。

  「稟先生,是位姑娘,說姓柳。」

  柳?

  顏磊想了半晌想不出曾認識什麼姓柳的姑娘,也許是以前自己還管事時的客人,但現在雲飛也不在……

  想到這裏就又記起慕容雲飛今天又進宮去看朝鳳郡主的事。

  他皺起眉忍住一直要衝出心口的躁鬱,深吸了口氣決定去見見那位客人。

  走過東院過了迴廊,腦中雜亂的思考著最近心裏那麼不平靜的原因。

  微嘆了口氣,走到花廳口,一位輕裝打扮的姑娘站在那裏,午後陽光微微從背後射了進來,他看著那位姑娘的側臉,覺得有些面熟,「在下顏磊,敢問姑娘是?」

  那位姑娘似乎嚇了一跳,趕忙轉身回來面對著他。

  顏磊背對著陽光的臉她看得不太清楚,她無法確認,所以不敢開口。

  而顏磊在她轉過身後,卻能把她的臉看得一清二楚。

  他怔在那裏,幾乎連呼吸都忘記了的僵在那裏。

  那張臉……那張臉……像極了………

  他不敢置信的盯著那位姑娘看,他記得那張臉,記得她怎麼笑的,怎麼哭的,怎麼生氣的,怎麼流著淚,用什麼口氣開口叫自己要為她復仇,要為他爹、為全門復仇。

  那張曾經深深烙印在記憶深處的臉,在見到她的那一瞬間,顏磊以為自己早已經放下、已經淡忘的回憶,就如同昨天才發生的事一般,像是被巨浪淹沒似的狠狠衝進了腦海裏,那樣清晰的在眼前重演了一次。

  他記得他們怎麼逃過一個又一個的鎮,記得最後落腳的地方。

  記得那些人……記得他娘受到什麼樣的污辱,自己受到什麼樣的折磨……

  原來他記得,什麼都記得……他以為自己忘記了,他真的以為他忘記了……他娘的臉,那些不堪的回憶……

  他幾乎無法呼吸,無法停止腦裏重演著那些景像。

  ……雲飛……你在哪裏…………

  他張口想喚人,卻出不了聲,他看著那張臉,活生生的,會笑會出聲,像是有些緊張的朝他開口。

  「我想你應該不認得我,我……我叫柳曉月,是你表妹。」她看起來像是用盡勇氣的開口,臉色微紅的朝他笑著。

  不要說了……不要說下去……

  「您母親雲娘是我小姑姑,我……我知道也許您無法原諒我爹、叔叔們和爺爺,不過請您看在爺爺年事已高,已經不久於人世的份上……去見他一面好嗎?」她雙手緊緊的絞著垂在腰側的長腰帶,看起來十分緊張,「爺爺一直、一直很內疚,從小他就一直告訴我雲娘姑姑的事,雖然他反對過姑姑的婚事,可是他心裏是念著姑姑的,等到姑姑出事之後……他也派人去找過的,可是音訊全無……爺爺他也不想再見到相爺……所以……」

  她停頓了下,抬起頭來看著一直沒說話過的顏磊,「請您不計前嫌,去探望爺爺一面好嗎?他就快不行了……他只想在死前見您一面而已……請您……」

  夠了……夠了!!!

  「……柳姑娘……」幾乎是用盡力氣,顏磊才開得了口。

  他深吸了口氣,閉了閉眼想把腦子裏的影像全丟出去,再張開眼的時候,他冷冷的開口,「我跟柳家沒有任何關係,請您走吧。」

  顏磊說完,馬上轉身朝外走去,「小七,送客!」

  「表哥!」柳曉月有些慌張的站了起來,但顏磊卻完全沒有要停下來的樣子,只是逕自離去。

  她只能愣愣的看著他快步離去,許久才低下頭,眼淚幾乎要掉下來,卻倔強的抹了去,抬起頭跟著一臉抱歉的溫七走出了庭院直至大門口。

  「他……是個很無情的人嗎?」一腳跨出大門外,她停下了腳步,回頭看著溫七。

  「不,溫府裏沒有無情的人。」溫七對柳曉月笑笑,轉身關上大門。

  她嘆了口氣,若顏磊不是個無情的人,那就是當年的事太過於傷害他。她不知道到底他們母子曾遭遇過什麼樣的事,但她記得爺爺總是一臉傷心哀愁的說他對不起他們母子。

  記憶中,爺爺提起小姑姑的時候,沒有快樂過,總是無限的哀悽跟難過。

  她打小就愛溜進那個她從沒見過的小姑姑房裏,她房裏一切的東西都叫自己欽羨。

  用最輕軟的衣料縫製出來的衣裳,手工精緻顏色淡雅,小姑姑整箱整櫃的胭脂水粉,是每年自己生辰她爹才肯買來給她的,珠寶盒裏的珠花銀簪都是最好的工匠打的,每支都細細刻上小姑姑的名字。

  小姑姑是天之嬌女,是全家人都捧在手心上寵的。她知道自己也是,但是爹爹和叔叔們都非常嚴的管教她。只要她犯了錯、不聽話的時候,爹爹總是狠心拿出家法,一臉痛心的說,『現在管教妳是為妳好,我絕不讓妳步上妳小姑姑的後塵,我就是寵壞她了。』

  她對小姑姑是又羨又妒,但她也明白自己是倍受寵愛的,家裏就自己這麼一個女兒,叔叔和堂兄們對自己也是百般疼愛,除了管她嚴些以外。

  她看過小姑姑的畫像,和自己幾乎可說是一個模子刻出來般相像,所以爺爺老是看著自己嘆氣。爺爺年紀大了,就快不久於人世,當他顫抖著握著自己的手,說好想看看磊兒的時候,她忍不住半夜偷偷溜了出來,獨自一人往京城去。

  她要替最疼愛她的爺爺把外孫找回來,她不知道爹爹和叔叔們在猶豫什麼,她不知道就算那裏是相爺府又怎麼樣,那人畢竟是血濃於水的至親,哪有理由不認親,事情也過了那麼久,聽說表兄也是在京城裏有頭有臉的人物,總不成能對自己怎麼樣。

  她連夜趕著路,從來沒有那麼辛苦過的趕到了京城,她找了家客棧,好好休息了一晚,隔天把自己打扮好,穿上她偷偷從小姑姑房裏拿出來的衣裳,想著讓小姑姑保佑她,然後沿路問人來到了溫府。

  見到表哥的時候,她就知道沒找錯人,那張跟自己神似的臉哪裏會錯,她興奮又緊張的,一股腦兒的把話說完,只是沒想到,表哥一臉無情的讓人把自己趕了出來。

  她忍著淚水走在街上,有些恍神的不曉得被誰撞了下,她腳步不穩的退了幾步,幾個男人隨即笑嘻嘻的圍了過來,「姑娘,撞了人不會道歉的嗎?」

  她警戒的握緊了劍柄,「是你們撞我的。」

  「唷,還挺神氣的嘛,姑娘家別帶刀帶劍的,大哥們幫妳保管。」其中一個滿臉笑的伸手過來想抓她的劍,她秀眉一凝拔劍手一劃。「別碰我!」

  那人也沒意料到她真會拔劍,手勢一慢被她劃了道口子,馬上哀叫了起來。「啊啊啊!!疼死我了!!」

  「殺人呀!快報官!」

  「把這個瘋女人送到官府去。」

  那幾個人圍著她大嚷了起來,她嚇白了臉退了幾步,就在其中一個人衝過來想抓住她的時候,不知道什麼東西飛過來打掉那個人抬起來的手,疼得他也哀了聲。

  「是多重的傷得送官府讓我瞧瞧?」

  柳曉月這才發覺身後有人,嚇得她往旁邊移了二步,一個星眉劍目的男人站在她身後,渾身發出來的氣勢不可一世,讓人想退避三舍。

  而那幾個人見了這男人的臉也馬上安靜了下來,「沒、沒什麼,只是小傷,是一場誤會,一場誤會而已……」

  那個男人側頭看著她,「他們找姑娘麻煩?」

  她遲疑了下,見那幾個男人是真的很害怕眼前這位,她不想多惹麻煩,自己也真是傷了人家,於是搖搖頭開口,「只是誤會。」

  待那男人揮了揮手,那幾個人才像是得救一樣的跑得無影無蹤。

  「我初來京裏,不太懂事,還多謝您的幫忙。」柳曉月朝他笑了笑開口。

  那男人只是看著她的臉,半晌才開口,「姑娘……可姓柳?」

  柳曉月嚇了跳,機警的退了一小步。她望著那人腰間配的劍,想起她小叔說過,江湖上要認人就得先認兵器。她聽說過那把深紅的劍鞘,也聽過那些故事,這才有些放心的開了口。

  「是,我叫柳曉月,您是……慕容總管?」她試探的開口問。

  「是,在下慕容雲飛。」慕容雲飛點點頭,他正想回府的時候,在路上又看見那張臉。這回他目光仔細的跟著不放,才發現那居然是個姑娘,而那姑娘的臉像極了顏磊。

  他想起在他跟顏磊陪著書吟進宮的前一夜,也是最後一次見到師父的那一天,師父告訴了顏磊,他還有家人活著,他的爺爺、舅舅都還在世。

  他記得……顏磊的母親姓柳,他記得他聽說過,雖然他從來沒從顏磊口中聽過這些事,但是他不在意,也從來沒問。

  那天夜裏,他記得顏磊平靜的告訴師父,他不想知道,也不需要家人,他的家在這裏,他的親人就是相爺、師父、雲飛和書吟。

  慕容雲飛當時開心得不知道該怎麼形容,雖然當下覺得有點對不起柳家人,但是顏磊不想要家人的話,自己也不用多操心這件事。

  「敢問姑娘為何來京?」慕容雲飛不知道為什麼柳家姑娘突然進了京,是為了見顏磊嗎?

  柳曉月低下了頭,幽幽的開口,「爺爺……年事已高,再也撐不下多久了,他想見見表……顏先生一面,只是……顏先生不想見他,把我趕了出來。」

  慕容雲飛怔了怔,顏磊把她趕了出來?

  他不太理解發生了什麼事,沉思了會兒,對著柳曉月開口,「姑娘在何處下塌?」

  「前面的福來客棧。」柳曉月指著前方不遠的客棧。

  「那請姑娘先回客棧休息吧,姑娘可過二天再來,我會試著和他談談的。」慕容雲飛溫和的朝她開口。

  柳曉月的雙眼馬上亮了起來,她感激的開口,「謝謝您,若是能成,慕容先生的恩情,曉月銘感於心。」

  她聽說過慕容雲飛是他表兄顏磊最親近的人,如果慕容雲飛說服不了他,也沒有人能說服他了。

  「姑娘不必客氣,那我先走一步。」慕容雲飛朝她笑笑,轉身走回溫府。

  他想顏磊八成是為了什麼不開心,才會有這種反應,這幾天自己也沒時間和他聊聊,他又特意避著自己,想來柳姑娘來的不是時候。

  顏磊平時就算生氣也看不太出情緒,除了自己以外,他幾乎沒跟人耍過脾氣,他一向是個感情不太外露的人,要他多表現一點情緒跟感覺幾乎是不可能,他又是怎麼把柳小姐給『趕』出去,慕容雲飛倒有些疑感。

  想著回府得先去找顏磊談談,再怎麼說,他外公也是他親人,如果他願意的話,去看看他也好,書吟也快回來了,等他回來自己可以陪他走一趟。

  慕容雲飛想著,才一腳踏進府裏,人全部都湧了上來。

  「總管,您回來了,李家布莊今天送來的布不齊,就缺了您想要送給皇后的那一塊,該怎麼辦?」

  「老大!你有沒有空,我有事跟你說。」

  「總管,六王爺來使問您這幾天可有空跟他喝酒,他想跟您談談八王爺的事。」

  「雲飛……你……在忙?」

  「都給我等一下!」慕容雲飛幾乎要昏倒,他也不過晚回來約二柱香的時間,為什麼事情不會自動減少,他轉向最後走過來的溫四,「四哥,有什麼事嗎?」

  溫四抱歉的笑笑,拿出了個信封,「這是一爺想要的藥材,他說他年前一定要拿到。」

  「我知道了,我會想辦法。」慕容雲飛接過,朝溫四笑笑,然後轉向其他人,「李家布莊沒貨也要叫他給我生出來,他當初說有的,現在缺了要呈給皇后的,他生意還想不想做,再給他十天,叫他給我生出來。」

  「告訴六王爺我沒空,不過我知道他想談什麼,我會想辦法叫他不要急。」

  最後轉向溫六,「你,如果不是重要到我得馬上處理,就先等我一下。」

  「喔……我等。」溫六一臉委屈的跟在慕容雲飛身後。

  「這些東西擱在這兒像什麼樣子!快給我弄走!」慕容雲飛才走進院裏,就見到一堆貨物綑成一包包的堆在院裏,他幾乎想嘆氣的罵了出來。

  倉庫管事的急忙跑過來,「稟總管,不知道怎麼搞的,倉庫突然進了水,現在正在想辦法弄乾,這些都是乾貨,弄濕了不成,只好先堆在這裏。」

  「糧倉應該還有空位,先把這些乾貨移進去,堆在這裏要是臨時有客人能看嗎?快弄走。」

  「是,屬下馬上處理。」

  慕容雲飛很想打人,他越是急著想跟顏磊說話的時候,總是越多事纏上他。

  「雲飛,你有空嗎?」

  嘆了口氣,慕容雲飛回頭看著溫五,苦笑了下,「如果五哥不急的話,可以等我一下嗎?」

  溫五想了想才開口,「那我在花廳等你,城外有些動靜可能得注意一下。」

  「我知道了,我很快過去。」慕容雲飛點點頭,先朝東院前進,走進東院前他嘆了口氣回頭,「小六,別跟著我,去花廳跟你五哥討論,我等下就過去。」

  溫六扁著嘴點點頭,轉身往花廳跑。

  終於把所有人甩掉,慕容雲飛覺得有點累,不知道什麼時候他才能過清靜的日子,也許帶顏磊出趟遠門是個好主意。

  他輕敲敲門後推門進入,顏磊正在靜坐,他看著他半晌,想著要走出去還是等他想理會自己。

  還在猶豫的時候,顏磊睜開了眼睛。「有事?」

  「一陣子沒見到你,所以來看看你。」慕容雲飛笑著走近他。

  顏磊只是起身,沒有理會他的靠近,逕自坐到一邊的椅子上,「我好的很。」

  慕容雲飛怔了怔,苦笑了起來,「出什麼事嗎?」

  顏磊沒什麼反應,半晌才搖搖頭,「沒事。」

  慕容雲飛嘆了口氣,他說沒事的時候,就是最有事的時候,「我回府的途中……見著柳姑娘了。」

  顏磊的目光突然變得凌,他瞪了慕容雲飛一眼,「既然你見到她了,還拐著彎來問我做什麼?」

  慕容雲飛凝起眉,還是溫聲開口,「我沒有別的意思,我只是擔心你。」

  顏磊別過頭,不知道是在忍著不要把氣出在他身上,還是忍著不要把話說出來,過了半晌才冷冷的開口,「我說我沒事,倒是麻煩你幫我個忙。」

  慕容雲飛沒有回話,他知道顏磊想說什麼。

  「幫我把那個女人弄出城,我不要再看到她。」

  「關於這件事,我……」慕容雲飛正想說下去,就聽見有人衝到了顏磊的院子外。

  「總管!!城東出了麻煩,相爺請您去一趟。」

  慕容雲飛忍住就要出口的咒罵,朝外看了一眼,再回頭看了看顏磊,最後嘆了口氣,「晚上再談吧,你先休息。」

  顏磊也沒答話,慕容雲飛只能先離開他房裏。

  待慕容雲飛走出他房裏,他略鬆了口氣的坐了下來,他從來沒有覺得那麼累過。

  他沒有辦法克制自己拿那種態度面對慕容雲飛。

  慕容雲飛越是想來關心自己,他越是想反擊回去。

  他不想要這種情緒,他不想回想起那些往事,他不想再這樣下去。

  他感覺自己彷彿回到那棟一到夜晚就燈火通明,充滿了笑聲跟么喝聲的屋子。

  他記得那些人笑著,整夜尋歡作樂,而他娘則是日漸憔悴。若他娘真有家人,為何他們要放著她帶著孩子一個城逃過一個城,連家都不敢回……

  ……為什麼……

  不、他不想知道,他已經不想知道了,他不想再想起這些事,他也不想要這些情緒,悲傷的、難過的、痛苦的……

  他扶著桌子勉強站了起來,他想起慕容雲飛……

  每到難過痛苦的時候,他總是想起慕容雲飛,但自己卻無法在這種時候面對他。

  他總是溫柔笑著,包容自己的一切,不論自己怎麼任性,怎麼故意刺傷他,他都不在意。

  但越是這樣,他就越想反擊他的溫容笑容。

  如果……他能開口罵他……能不要把自己看得那麼重要……就好了……

  如果這樣的話,也許自己就不會再因為他而有那些情緒了……

  如果能沒有的話……就好了……

  顏磊閉上眼睛這麼想著。只是他沒有意識到,他所想的這些就叫做分離……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越來越煩躁,要說真不介意慕容雲飛一天到頭去見郡主也不是,但他知道自己並不是單純的吃醋,他只是……擔心而已。

  他不知道慕容雲飛為什麼不乾脆的拒絕相爺,但是他也不想多管這件事,只是莫名的,覺得煩躁而已……

  他一向討厭這種多餘的情緒,所以乾脆的連慕容雲飛的人也不見,他以為這樣就可以丟掉這些感覺,只是沒想到這些感覺不只丟不掉,還越纏越緊。

  帶著煩悶的心情走到院裏,側頭看見那株滿樹星,還直挺挺的站在那裏,翠的葉子在風裏招搖著,他雙眉一擰忍不住想伸手拔掉那棵滿樹星。

  就在他幾乎動手的時候,有個守衛走了進來。

  「稟先生,您有客人,門房讓她在花廳候著。」

  顏磊怔了怔,客人?他會有什麼客人?府裏的事這幾年已經完全交給雲飛了,他哪來的客人。

  「是什麼人?」顏磊疑惑的站直身子,暫時放棄拔掉那棵滿樹星的打算。

  「稟先生,是位姑娘,說姓柳。」

  柳?

  顏磊想了半晌想不出曾認識什麼姓柳的姑娘,也許是以前自己還管事時的客人,但現在雲飛也不在……

  想到這裏就又記起慕容雲飛今天又進宮去看朝鳳郡主的事。

  他皺起眉忍住一直要衝出心口的躁鬱,深吸了口氣決定去見見那位客人。

  走過東院過了迴廊,腦中雜亂的思考著最近心裏那麼不平靜的原因。

  微嘆了口氣,走到花廳口,一位輕裝打扮的姑娘站在那裏,午後陽光微微從背後射了進來,他看著那位姑娘的側臉,覺得有些面熟,「在下顏磊,敢問姑娘是?」

  那位姑娘似乎嚇了一跳,趕忙轉身回來面對著他。

  顏磊背對著陽光的臉她看得不太清楚,她無法確認,所以不敢開口。

  而顏磊在她轉過身後,卻能把她的臉看得一清二楚。

  他怔在那裏,幾乎連呼吸都忘記了的僵在那裏。

  那張臉……那張臉……像極了………

  他不敢置信的盯著那位姑娘看,他記得那張臉,記得她怎麼笑的,怎麼哭的,怎麼生氣的,怎麼流著淚,用什麼口氣開口叫自己要為她復仇,要為他爹、為全門復仇。

  那張曾經深深烙印在記憶深處的臉,在見到她的那一瞬間,顏磊以為自己早已經放下、已經淡忘的回憶,就如同昨天才發生的事一般,像是被巨浪淹沒似的狠狠衝進了腦海裏,那樣清晰的在眼前重演了一次。

  他記得他們怎麼逃過一個又一個的鎮,記得最後落腳的地方。

  記得那些人……記得他娘受到什麼樣的污辱,自己受到什麼樣的折磨……

  原來他記得,什麼都記得……他以為自己忘記了,他真的以為他忘記了……他娘的臉,那些不堪的回憶……

  他幾乎無法呼吸,無法停止腦裏重演著那些景像。

  ……雲飛……你在哪裏…………

  他張口想喚人,卻出不了聲,他看著那張臉,活生生的,會笑會出聲,像是有些緊張的朝他開口。

  「我想你應該不認得我,我……我叫柳曉月,是你表妹。」她看起來像是用盡勇氣的開口,臉色微紅的朝他笑著。

  不要說了……不要說下去……

  「您母親雲娘是我小姑姑,我……我知道也許您無法原諒我爹、叔叔們和爺爺,不過請您看在爺爺年事已高,已經不久於人世的份上……去見他一面好嗎?」她雙手緊緊的絞著垂在腰側的長腰帶,看起來十分緊張,「爺爺一直、一直很內疚,從小他就一直告訴我雲娘姑姑的事,雖然他反對過姑姑的婚事,可是他心裏是念著姑姑的,等到姑姑出事之後……他也派人去找過的,可是音訊全無……爺爺他也不想再見到相爺……所以……」

  她停頓了下,抬起頭來看著一直沒說話過的顏磊,「請您不計前嫌,去探望爺爺一面好嗎?他就快不行了……他只想在死前見您一面而已……請您……」

  夠了……夠了!!!

  「……柳姑娘……」幾乎是用盡力氣,顏磊才開得了口。

  他深吸了口氣,閉了閉眼想把腦子裏的影像全丟出去,再張開眼的時候,他冷冷的開口,「我跟柳家沒有任何關係,請您走吧。」

  顏磊說完,馬上轉身朝外走去,「小七,送客!」

  「表哥!」柳曉月有些慌張的站了起來,但顏磊卻完全沒有要停下來的樣子,只是逕自離去。

  她只能愣愣的看著他快步離去,許久才低下頭,眼淚幾乎要掉下來,卻倔強的抹了去,抬起頭跟著一臉抱歉的溫七走出了庭院直至大門口。

  「他……是個很無情的人嗎?」一腳跨出大門外,她停下了腳步,回頭看著溫七。

  「不,溫府裏沒有無情的人。」溫七對柳曉月笑笑,轉身關上大門。

  她嘆了口氣,若顏磊不是個無情的人,那就是當年的事太過於傷害他。她不知道到底他們母子曾遭遇過什麼樣的事,但她記得爺爺總是一臉傷心哀愁的說他對不起他們母子。

  記憶中,爺爺提起小姑姑的時候,沒有快樂過,總是無限的哀悽跟難過。

  她打小就愛溜進那個她從沒見過的小姑姑房裏,她房裏一切的東西都叫自己欽羨。

  用最輕軟的衣料縫製出來的衣裳,手工精緻顏色淡雅,小姑姑整箱整櫃的胭脂水粉,是每年自己生辰她爹才肯買來給她的,珠寶盒裏的珠花銀簪都是最好的工匠打的,每支都細細刻上小姑姑的名字。

  小姑姑是天之嬌女,是全家人都捧在手心上寵的。她知道自己也是,但是爹爹和叔叔們都非常嚴的管教她。只要她犯了錯、不聽話的時候,爹爹總是狠心拿出家法,一臉痛心的說,『現在管教妳是為妳好,我絕不讓妳步上妳小姑姑的後塵,我就是寵壞她了。』

  她對小姑姑是又羨又妒,但她也明白自己是倍受寵愛的,家裏就自己這麼一個女兒,叔叔和堂兄們對自己也是百般疼愛,除了管她嚴些以外。

  她看過小姑姑的畫像,和自己幾乎可說是一個模子刻出來般相像,所以爺爺老是看著自己嘆氣。爺爺年紀大了,就快不久於人世,當他顫抖著握著自己的手,說好想看看磊兒的時候,她忍不住半夜偷偷溜了出來,獨自一人往京城去。

  她要替最疼愛她的爺爺把外孫找回來,她不知道爹爹和叔叔們在猶豫什麼,她不知道就算那裏是相爺府又怎麼樣,那人畢竟是血濃於水的至親,哪有理由不認親,事情也過了那麼久,聽說表兄也是在京城裏有頭有臉的人物,總不成能對自己怎麼樣。

  她連夜趕著路,從來沒有那麼辛苦過的趕到了京城,她找了家客棧,好好休息了一晚,隔天把自己打扮好,穿上她偷偷從小姑姑房裏拿出來的衣裳,想著讓小姑姑保佑她,然後沿路問人來到了溫府。

  見到表哥的時候,她就知道沒找錯人,那張跟自己神似的臉哪裏會錯,她興奮又緊張的,一股腦兒的把話說完,只是沒想到,表哥一臉無情的讓人把自己趕了出來。

  她忍著淚水走在街上,有些恍神的不曉得被誰撞了下,她腳步不穩的退了幾步,幾個男人隨即笑嘻嘻的圍了過來,「姑娘,撞了人不會道歉的嗎?」

  她警戒的握緊了劍柄,「是你們撞我的。」

  「唷,還挺神氣的嘛,姑娘家別帶刀帶劍的,大哥們幫妳保管。」其中一個滿臉笑的伸手過來想抓她的劍,她秀眉一凝拔劍手一劃。「別碰我!」

  那人也沒意料到她真會拔劍,手勢一慢被她劃了道口子,馬上哀叫了起來。「啊啊啊!!疼死我了!!」

  「殺人呀!快報官!」

  「把這個瘋女人送到官府去。」

  那幾個人圍著她大嚷了起來,她嚇白了臉退了幾步,就在其中一個人衝過來想抓住她的時候,不知道什麼東西飛過來打掉那個人抬起來的手,疼得他也哀了聲。

  「是多重的傷得送官府讓我瞧瞧?」

  柳曉月這才發覺身後有人,嚇得她往旁邊移了二步,一個星眉劍目的男人站在她身後,渾身發出來的氣勢不可一世,讓人想退避三舍。

  而那幾個人見了這男人的臉也馬上安靜了下來,「沒、沒什麼,只是小傷,是一場誤會,一場誤會而已……」

  那個男人側頭看著她,「他們找姑娘麻煩?」

  她遲疑了下,見那幾個男人是真的很害怕眼前這位,她不想多惹麻煩,自己也真是傷了人家,於是搖搖頭開口,「只是誤會。」

  待那男人揮了揮手,那幾個人才像是得救一樣的跑得無影無蹤。

  「我初來京裏,不太懂事,還多謝您的幫忙。」柳曉月朝他笑了笑開口。

  那男人只是看著她的臉,半晌才開口,「姑娘……可姓柳?」

  柳曉月嚇了跳,機警的退了一小步。她望著那人腰間配的劍,想起她小叔說過,江湖上要認人就得先認兵器。她聽說過那把深紅的劍鞘,也聽過那些故事,這才有些放心的開了口。

  「是,我叫柳曉月,您是……慕容總管?」她試探的開口問。

  「是,在下慕容雲飛。」慕容雲飛點點頭,他正想回府的時候,在路上又看見那張臉。這回他目光仔細的跟著不放,才發現那居然是個姑娘,而那姑娘的臉像極了顏磊。

  他想起在他跟顏磊陪著書吟進宮的前一夜,也是最後一次見到師父的那一天,師父告訴了顏磊,他還有家人活著,他的爺爺、舅舅都還在世。

  他記得……顏磊的母親姓柳,他記得他聽說過,雖然他從來沒從顏磊口中聽過這些事,但是他不在意,也從來沒問。

  那天夜裏,他記得顏磊平靜的告訴師父,他不想知道,也不需要家人,他的家在這裏,他的親人就是相爺、師父、雲飛和書吟。

  慕容雲飛當時開心得不知道該怎麼形容,雖然當下覺得有點對不起柳家人,但是顏磊不想要家人的話,自己也不用多操心這件事。

  「敢問姑娘為何來京?」慕容雲飛不知道為什麼柳家姑娘突然進了京,是為了見顏磊嗎?

  柳曉月低下了頭,幽幽的開口,「爺爺……年事已高,再也撐不下多久了,他想見見表……顏先生一面,只是……顏先生不想見他,把我趕了出來。」

  慕容雲飛怔了怔,顏磊把她趕了出來?

  他不太理解發生了什麼事,沉思了會兒,對著柳曉月開口,「姑娘在何處下塌?」

  「前面的福來客棧。」柳曉月指著前方不遠的客棧。

  「那請姑娘先回客棧休息吧,姑娘可過二天再來,我會試著和他談談的。」慕容雲飛溫和的朝她開口。

  柳曉月的雙眼馬上亮了起來,她感激的開口,「謝謝您,若是能成,慕容先生的恩情,曉月銘感於心。」

  她聽說過慕容雲飛是他表兄顏磊最親近的人,如果慕容雲飛說服不了他,也沒有人能說服他了。

  「姑娘不必客氣,那我先走一步。」慕容雲飛朝她笑笑,轉身走回溫府。

  他想顏磊八成是為了什麼不開心,才會有這種反應,這幾天自己也沒時間和他聊聊,他又特意避著自己,想來柳姑娘來的不是時候。

  顏磊平時就算生氣也看不太出情緒,除了自己以外,他幾乎沒跟人耍過脾氣,他一向是個感情不太外露的人,要他多表現一點情緒跟感覺幾乎是不可能,他又是怎麼把柳小姐給『趕』出去,慕容雲飛倒有些疑感。

  想著回府得先去找顏磊談談,再怎麼說,他外公也是他親人,如果他願意的話,去看看他也好,書吟也快回來了,等他回來自己可以陪他走一趟。

  慕容雲飛想著,才一腳踏進府裏,人全部都湧了上來。

  「總管,您回來了,李家布莊今天送來的布不齊,就缺了您想要送給皇后的那一塊,該怎麼辦?」

  「老大!你有沒有空,我有事跟你說。」

  「總管,六王爺來使問您這幾天可有空跟他喝酒,他想跟您談談八王爺的事。」

  「雲飛……你……在忙?」

  「都給我等一下!」慕容雲飛幾乎要昏倒,他也不過晚回來約二柱香的時間,為什麼事情不會自動減少,他轉向最後走過來的溫四,「四哥,有什麼事嗎?」

  溫四抱歉的笑笑,拿出了個信封,「這是一爺想要的藥材,他說他年前一定要拿到。」

  「我知道了,我會想辦法。」慕容雲飛接過,朝溫四笑笑,然後轉向其他人,「李家布莊沒貨也要叫他給我生出來,他當初說有的,現在缺了要呈給皇后的,他生意還想不想做,再給他十天,叫他給我生出來。」

  「告訴六王爺我沒空,不過我知道他想談什麼,我會想辦法叫他不要急。」

  最後轉向溫六,「你,如果不是重要到我得馬上處理,就先等我一下。」

  「喔……我等。」溫六一臉委屈的跟在慕容雲飛身後。

  「這些東西擱在這兒像什麼樣子!快給我弄走!」慕容雲飛才走進院裏,就見到一堆貨物綑成一包包的堆在院裏,他幾乎想嘆氣的罵了出來。

  倉庫管事的急忙跑過來,「稟總管,不知道怎麼搞的,倉庫突然進了水,現在正在想辦法弄乾,這些都是乾貨,弄濕了不成,只好先堆在這裏。」

  「糧倉應該還有空位,先把這些乾貨移進去,堆在這裏要是臨時有客人能看嗎?快弄走。」

  「是,屬下馬上處理。」

  慕容雲飛很想打人,他越是急著想跟顏磊說話的時候,總是越多事纏上他。

  「雲飛,你有空嗎?」

  嘆了口氣,慕容雲飛回頭看著溫五,苦笑了下,「如果五哥不急的話,可以等我一下嗎?」

  溫五想了想才開口,「那我在花廳等你,城外有些動靜可能得注意一下。」

  「我知道了,我很快過去。」慕容雲飛點點頭,先朝東院前進,走進東院前他嘆了口氣回頭,「小六,別跟著我,去花廳跟你五哥討論,我等下就過去。」

  溫六扁著嘴點點頭,轉身往花廳跑。

  終於把所有人甩掉,慕容雲飛覺得有點累,不知道什麼時候他才能過清靜的日子,也許帶顏磊出趟遠門是個好主意。

  他輕敲敲門後推門進入,顏磊正在靜坐,他看著他半晌,想著要走出去還是等他想理會自己。

  還在猶豫的時候,顏磊睜開了眼睛。「有事?」

  「一陣子沒見到你,所以來看看你。」慕容雲飛笑著走近他。

  顏磊只是起身,沒有理會他的靠近,逕自坐到一邊的椅子上,「我好的很。」

  慕容雲飛怔了怔,苦笑了起來,「出什麼事嗎?」

  顏磊沒什麼反應,半晌才搖搖頭,「沒事。」

  慕容雲飛嘆了口氣,他說沒事的時候,就是最有事的時候,「我回府的途中……見著柳姑娘了。」

  顏磊的目光突然變得凌,他瞪了慕容雲飛一眼,「既然你見到她了,還拐著彎來問我做什麼?」

  慕容雲飛凝起眉,還是溫聲開口,「我沒有別的意思,我只是擔心你。」

  顏磊別過頭,不知道是在忍著不要把氣出在他身上,還是忍著不要把話說出來,過了半晌才冷冷的開口,「我說我沒事,倒是麻煩你幫我個忙。」

  慕容雲飛沒有回話,他知道顏磊想說什麼。

  「幫我把那個女人弄出城,我不要再看到她。」

  「關於這件事,我……」慕容雲飛正想說下去,就聽見有人衝到了顏磊的院子外。

  「總管!!城東出了麻煩,相爺請您去一趟。」

  慕容雲飛忍住就要出口的咒罵,朝外看了一眼,再回頭看了看顏磊,最後嘆了口氣,「晚上再談吧,你先休息。」

  顏磊也沒答話,慕容雲飛只能先離開他房裏。

  待慕容雲飛走出他房裏,他略鬆了口氣的坐了下來,他從來沒有覺得那麼累過。

  他沒有辦法克制自己拿那種態度面對慕容雲飛。

  慕容雲飛越是想來關心自己,他越是想反擊回去。

  他不想要這種情緒,他不想回想起那些往事,他不想再這樣下去。

  他感覺自己彷彿回到那棟一到夜晚就燈火通明,充滿了笑聲跟么喝聲的屋子。

  他記得那些人笑著,整夜尋歡作樂,而他娘則是日漸憔悴。若他娘真有家人,為何他們要放著她帶著孩子一個城逃過一個城,連家都不敢回……

  ……為什麼……

  不、他不想知道,他已經不想知道了,他不想再想起這些事,他也不想要這些情緒,悲傷的、難過的、痛苦的……

  他扶著桌子勉強站了起來,他想起慕容雲飛……

  每到難過痛苦的時候,他總是想起慕容雲飛,但自己卻無法在這種時候面對他。

  他總是溫柔笑著,包容自己的一切,不論自己怎麼任性,怎麼故意刺傷他,他都不在意。

  但越是這樣,他就越想反擊他的溫容笑容。

  如果……他能開口罵他……能不要把自己看得那麼重要……就好了……

  如果這樣的話,也許自己就不會再因為他而有那些情緒了……

  如果能沒有的話……就好了……

  顏磊閉上眼睛這麼想著。只是他沒有意識到,他所想的這些就叫做分離……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8/01/26 Sat 22:17 】 | 自創 | comment(0) | trackback(0) |
<<鐵劍棲鳳外傳-歸途 前篇 第三回 | ホーム | 鐵劍棲鳳外傳-歸途 前篇 第一回>>
コメント
留言














給作者的悄悄話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sakurainaoto.blog25.fc2.com/tb.php/117-cad6ba05
引用本篇記事(FC2BLOG USER)
| HOME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