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承風騖雲 05 

  長孫倚風回到家的時候就覺得不對。

  因為雷子雲不在家,照理說就算他來不及處理好事情,也會等著自己回來,要自己再給他一點時間,而不是像現在這樣連人影都沒見到。

  而且他一進門就知道,從他離開之後雷子雲就沒再回來過。桌上收拾整齊的茶盤跟他走的時候一模一樣,薄薄的灰塵也顯示這二天沒有人動過這張桌子,雷子雲並不嗜酒,但他愛喝茶,所以總是每天燒了熱水沏茶喝。

  長孫倚風伸手撫過桌上的灰塵,想著一定有哪裏不對,思考了半晌終究是覺得在這裏等著不是辦法,也只嘆了口氣的轉身離開。

  才走進溫府,進了東院看見慕容雲飛,只看著他的臉色,長孫倚風就知道,雷子雲不在京裏了。

  他一個人走了。

  「他怎麼說?」長孫倚風的語氣過於平靜,讓慕容雲飛有些擔心,但也只能實話實說。「他沒說,他沒告訴我就走了。」

  長孫倚風不知道自己居然還可以那麼冷靜的開口。「他在哪裏?」

  慕容雲飛苦笑著,「冀州,昨天午前離的城,連夜沒停的過了洛河驛口,這樣的速度大概不出半個月就到冀州了。」

  「冀州……他就真的那麼想辦那個案子……?」長孫倚風不明白,只要雷子雲希望自己一起去,自己無論如何都會跟著去,就算他不能說明,他不想說明或是各種不能說的理由都無所謂,只要他說走,自己就會跟著他。

  而他卻一個人走了。

  明明當初他無論如何也不讓自己獨自離開,他現在丟下自己一個字也沒留的走了。

  這算什麼?

  「我想……他有理由的。」慕容雲飛輕輕把手放在他肩上,「他不會這樣突然就走,一定有什麼事發生了。」

  長孫倚風不知道為什麼他會這樣做,是自己不該先放著他一個人離京嗎?

  扶著身邊的石桌,長孫倚風坐了下來,不知道為什麼,他想起那一天。

  他花了將近半年的時間,歷經了一場大戰,好不容易撿回了命,不顧身上的傷快馬加鞭的趕回揚州,滿心只想告訴二哥他做到了。

  所有人都覺得他一定沒命回來的,他卻回來了。

  但二哥的房空了,什麼也沒留下,一個字一張紙也沒有。

  他姐姐才告訴他,二哥走了,溫家的小侯爺溫書吟帶走了二哥,照著二哥所要的,光明正大的從奶奶面前走出唐家大門,自此不再是唐家人。

  他當時只覺得一陣昏眩,腦中一片空白,他突然不知道自己帶著一身傷不要命的趕回家是為了什麼,這麼多年來唯一的目標竟然只是二哥的一句戲言。

  自己輕易的就被放棄了。

  「倚風?」慕容雲飛從來也沒有見過長孫倚風那樣茫然又不知所措的樣子,他想長孫倚風也不知道自己現在是什麼神情,他只是在長孫倚風面前蹲下,伸手握住他擱在膝上的手,竟然一片冰冷。「你聽我說。」

  長孫倚風抬起目光望著慕容雲飛。

  「我不知道你們發生了什麼事,不過我相信他,他是個重諾的人,他答應過我要好好照顧你,答應過不會離開你,我相信他會做到,但是有些事不是靠他一個人就做得到的,他放棄了大好前程跟著你去關外賣命,可不是為了現在丟下你。」慕容雲飛溫柔笑著,認真地望著他。

  長孫倚風咬著下唇,下意識的緊緊反握著慕容雲飛的手,他不太記得那一天他是怎麼在老家大鬧的,整個月朱雀樓裏的姑娘見了他都低下頭站到一邊去,沒有人敢跟他說上一個字,包括他姐姐。

  但是他記得他接下來做了什麼,他跟奶奶說了……

  「我要去找他。」長孫倚風抬起頭來看著慕容雲飛,神情堅定。「我要去問他為什麼不說一聲就走了。」

  慕容雲飛怔了怔,卻是鬆了口氣的笑起來,「那也好。」

  「當初明明不讓我一個人走的……現在為什麼自己一個人就走了……」長孫倚風像是自言自語般唸著。「這一點都不公平。」

  慕容雲飛本想告訴他,這種事沒有公不公平的,不管是多麼相愛的二個人,對對方付出都不可能是一模一樣多,但是他想長孫倚風並不想聽他這麼說,他也只是喚來了溫六,要他準備好地圖讓長孫倚風上路。

  「你一個人不要緊嗎?」慕容雲飛側頭望著他,看長孫倚風現在的狀態,讓他一個人走實在有點不太放心。

  長孫倚風卻是笑了起來,「怕我被拐走?還是怕我去拐別人?」

  「怕你拿路人出氣。」慕容雲飛笑著伸手揉揉他的髮,能開玩笑了大概就沒什麼問題。

  「沒事的。」長孫倚風笑了笑,抬起頭來看他,「謝謝,總是給你添麻煩。」

  「你太有禮貌我也會擔心。」慕容雲飛裝作很認真的開口。

  「……你就擔心到死好了。」長孫倚風瞪了他一眼。

  慕容雲飛笑著,「你保持這樣子就可以了,別太乖巧,我會擔心雷子雲是不是耍了什麼手段把你給換了。」

  長孫倚風撇撇嘴角沒有再理會他的玩笑,慕容雲飛也不再繼續拿他尋開心,只是又交待了幾句,「我滄州的人沒有太多,不過我記得滄州城裏有唐家的酒樓。」

  「嗯,掌酒的是唐眉,算有交情,我有事會到那裏去的。」長孫倚風撥了撥方才被慕容雲飛揉亂的頭髮。

  慕容雲飛點點頭,想了想又開口。「給他一點時間解釋,別急著發脾氣。」

  「……我知道,我會留命讓他說話的。」長孫倚風咬著下唇,臉上的神情不知道是還在生氣,或是覺得不甘心。

  「最好你捨得打他。」慕容雲飛笑了笑,在長孫倚風似乎想打人的時候,趕緊開口,「我借你個好用的傢伙,跟我來。」

  長孫倚風跟著他走到馬廄,慕容雲飛開口吩咐,「把雪牽來。」

  雪是匹馬,通體漆沒有一絲雜色,毛色光澤閃亮,一雙有靈性的眼眸像是通曉人性般地直盯著長孫倚風。

  「這是朱璃在二年多前,大約我離開前送來的,平時是書吟在騎,但都是四哥在照顧,我半年前回來四哥深怕我再逃走,嚷著要我負責照顧雪。」慕容雲飛笑著,伸手摸摸雪的鬃毛。「雪很溫馴,跟牠打個招呼,他會喜歡你的。」

  「真漂亮。」長孫倚風用雙手撫摸著雪的臉,雪低下頭蹭著他的手,「把雪借給我不要緊嗎?侯爺那裏?」

  「無妨,一直被關在京裏只在宮中跟府裏來回也委屈牠了,只要代步的話家裏多的是馬。」慕容雲飛拍拍雪的背,「該是時候讓他好好跑跑了,他可是從關外草原上來的。」

  「謝了。」長孫倚風笑著,自己為雪上了鞍。

  一切都準備妥當之後,他跨上雪,望著慕容雲飛,沒有再多向他道謝,他知道那是多餘的,他只是朝他一笑,然後駕起雪頭也不回地急速出京

  慕容雲飛看著他揚長而去的背影吁了口氣,溫六站在他身邊有些擔心,「長孫公子跟雷爺不會有事吧?」

  「不會,雖然看起來像是雷子雲被倚風吃的死死,但其實不是這樣。」慕容雲飛抱著雙臂笑著,「倚風根本拿雷子雲沒辦法。」

  「原來是這樣呀……我看不出來耶。」溫六眨眨眼睛,疑惑的跟著雙臂交抱站在那裏。

  慕容雲飛笑著伸手摸摸他的頭,「等小六喜歡人的時候就知道了。」

  「喔……」溫六隨口應了聲,看著他老大走進府裏,他回頭看看揚起的塵煙,心裏默默希望長孫倚風跟雷子雲能沒事的回到京裏。

  「喜歡人呀……」溫六歪著頭想了想,仍是有些不解的跟著慕容雲飛走進府裏。



  「你說什麼?」席沉玉怔了怔地回頭。

  同時間在席沉玉的天青居裏,他的探子進門報告長孫倚風的動向,讓席沉玉怔了半晌。

  「他又走了?」席沉玉確認似地再問了一次。

  「是,長孫公子從溫府出來後就快馬出了城。」

  「知道了,你下去吧。」席沉玉揮手讓來人下去,伸手掏出雷子雲交給他的信,想著該怎麼處理。

  原本他是想直接送去長孫府的,順便捉弄長孫倚風一下,沒想到才聽說他回了府,在自己出門前就又離開到了溫府,人既在溫府他也只能先緩著,讓人等他離開溫府的時候通報他。

  卻沒想到他離開了溫府居然直接出了城。

  「這下可真變成了麻煩……」席沉玉難得的苦笑,「雷兄,這可不是我不給,而是沒時間給呀。」

  席沉玉聳聳肩,把信好好的收起來,打算等雷子雲回來再好好道歉,畢竟自己沒做到承諾。

  轉身倒是想起宋勤斬釘截鐵的那句你一定從來沒喜歡過人。

  「喜歡人呀……」席沉玉習慣性的把玩手上的扇子,然後笑了笑地走回內室,像是嘲諷般地開口,「我才不想惹麻煩。」

  席沉玉當時這麼想,卻沒想到麻煩來的比他想得要快,而且狠狠的整了他一回。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而且他一進門就知道,從他離開之後雷子雲就沒再回來過。桌上收拾整齊的茶盤跟他走的時候一模一樣,薄薄的灰塵也顯示這二天沒有人動過這張桌子,雷子雲並不嗜酒,但他愛喝茶,所以總是每天燒了熱水沏茶喝。

  長孫倚風伸手撫過桌上的灰塵,想著一定有哪裏不對,思考了半晌終究是覺得在這裏等著不是辦法,也只嘆了口氣的轉身離開。

  才走進溫府,進了東院看見慕容雲飛,只看著他的臉色,長孫倚風就知道,雷子雲不在京裏了。

  他一個人走了。

  「他怎麼說?」長孫倚風的語氣過於平靜,讓慕容雲飛有些擔心,但也只能實話實說。「他沒說,他沒告訴我就走了。」

  長孫倚風不知道自己居然還可以那麼冷靜的開口。「他在哪裏?」

  慕容雲飛苦笑著,「冀州,昨天午前離的城,連夜沒停的過了洛河驛口,這樣的速度大概不出半個月就到冀州了。」

  「冀州……他就真的那麼想辦那個案子……?」長孫倚風不明白,只要雷子雲希望自己一起去,自己無論如何都會跟著去,就算他不能說明,他不想說明或是各種不能說的理由都無所謂,只要他說走,自己就會跟著他。

  而他卻一個人走了。

  明明當初他無論如何也不讓自己獨自離開,他現在丟下自己一個字也沒留的走了。

  這算什麼?

  「我想……他有理由的。」慕容雲飛輕輕把手放在他肩上,「他不會這樣突然就走,一定有什麼事發生了。」

  長孫倚風不知道為什麼他會這樣做,是自己不該先放著他一個人離京嗎?

  扶著身邊的石桌,長孫倚風坐了下來,不知道為什麼,他想起那一天。

  他花了將近半年的時間,歷經了一場大戰,好不容易撿回了命,不顧身上的傷快馬加鞭的趕回揚州,滿心只想告訴二哥他做到了。

  所有人都覺得他一定沒命回來的,他卻回來了。

  但二哥的房空了,什麼也沒留下,一個字一張紙也沒有。

  他姐姐才告訴他,二哥走了,溫家的小侯爺溫書吟帶走了二哥,照著二哥所要的,光明正大的從奶奶面前走出唐家大門,自此不再是唐家人。

  他當時只覺得一陣昏眩,腦中一片空白,他突然不知道自己帶著一身傷不要命的趕回家是為了什麼,這麼多年來唯一的目標竟然只是二哥的一句戲言。

  自己輕易的就被放棄了。

  「倚風?」慕容雲飛從來也沒有見過長孫倚風那樣茫然又不知所措的樣子,他想長孫倚風也不知道自己現在是什麼神情,他只是在長孫倚風面前蹲下,伸手握住他擱在膝上的手,竟然一片冰冷。「你聽我說。」

  長孫倚風抬起目光望著慕容雲飛。

  「我不知道你們發生了什麼事,不過我相信他,他是個重諾的人,他答應過我要好好照顧你,答應過不會離開你,我相信他會做到,但是有些事不是靠他一個人就做得到的,他放棄了大好前程跟著你去關外賣命,可不是為了現在丟下你。」慕容雲飛溫柔笑著,認真地望著他。

  長孫倚風咬著下唇,下意識的緊緊反握著慕容雲飛的手,他不太記得那一天他是怎麼在老家大鬧的,整個月朱雀樓裏的姑娘見了他都低下頭站到一邊去,沒有人敢跟他說上一個字,包括他姐姐。

  但是他記得他接下來做了什麼,他跟奶奶說了……

  「我要去找他。」長孫倚風抬起頭來看著慕容雲飛,神情堅定。「我要去問他為什麼不說一聲就走了。」

  慕容雲飛怔了怔,卻是鬆了口氣的笑起來,「那也好。」

  「當初明明不讓我一個人走的……現在為什麼自己一個人就走了……」長孫倚風像是自言自語般唸著。「這一點都不公平。」

  慕容雲飛本想告訴他,這種事沒有公不公平的,不管是多麼相愛的二個人,對對方付出都不可能是一模一樣多,但是他想長孫倚風並不想聽他這麼說,他也只是喚來了溫六,要他準備好地圖讓長孫倚風上路。

  「你一個人不要緊嗎?」慕容雲飛側頭望著他,看長孫倚風現在的狀態,讓他一個人走實在有點不太放心。

  長孫倚風卻是笑了起來,「怕我被拐走?還是怕我去拐別人?」

  「怕你拿路人出氣。」慕容雲飛笑著伸手揉揉他的髮,能開玩笑了大概就沒什麼問題。

  「沒事的。」長孫倚風笑了笑,抬起頭來看他,「謝謝,總是給你添麻煩。」

  「你太有禮貌我也會擔心。」慕容雲飛裝作很認真的開口。

  「……你就擔心到死好了。」長孫倚風瞪了他一眼。

  慕容雲飛笑著,「你保持這樣子就可以了,別太乖巧,我會擔心雷子雲是不是耍了什麼手段把你給換了。」

  長孫倚風撇撇嘴角沒有再理會他的玩笑,慕容雲飛也不再繼續拿他尋開心,只是又交待了幾句,「我滄州的人沒有太多,不過我記得滄州城裏有唐家的酒樓。」

  「嗯,掌酒的是唐眉,算有交情,我有事會到那裏去的。」長孫倚風撥了撥方才被慕容雲飛揉亂的頭髮。

  慕容雲飛點點頭,想了想又開口。「給他一點時間解釋,別急著發脾氣。」

  「……我知道,我會留命讓他說話的。」長孫倚風咬著下唇,臉上的神情不知道是還在生氣,或是覺得不甘心。

  「最好你捨得打他。」慕容雲飛笑了笑,在長孫倚風似乎想打人的時候,趕緊開口,「我借你個好用的傢伙,跟我來。」

  長孫倚風跟著他走到馬廄,慕容雲飛開口吩咐,「把雪牽來。」

  雪是匹馬,通體漆沒有一絲雜色,毛色光澤閃亮,一雙有靈性的眼眸像是通曉人性般地直盯著長孫倚風。

  「這是朱璃在二年多前,大約我離開前送來的,平時是書吟在騎,但都是四哥在照顧,我半年前回來四哥深怕我再逃走,嚷著要我負責照顧雪。」慕容雲飛笑著,伸手摸摸雪的鬃毛。「雪很溫馴,跟牠打個招呼,他會喜歡你的。」

  「真漂亮。」長孫倚風用雙手撫摸著雪的臉,雪低下頭蹭著他的手,「把雪借給我不要緊嗎?侯爺那裏?」

  「無妨,一直被關在京裏只在宮中跟府裏來回也委屈牠了,只要代步的話家裏多的是馬。」慕容雲飛拍拍雪的背,「該是時候讓他好好跑跑了,他可是從關外草原上來的。」

  「謝了。」長孫倚風笑著,自己為雪上了鞍。

  一切都準備妥當之後,他跨上雪,望著慕容雲飛,沒有再多向他道謝,他知道那是多餘的,他只是朝他一笑,然後駕起雪頭也不回地急速出京

  慕容雲飛看著他揚長而去的背影吁了口氣,溫六站在他身邊有些擔心,「長孫公子跟雷爺不會有事吧?」

  「不會,雖然看起來像是雷子雲被倚風吃的死死,但其實不是這樣。」慕容雲飛抱著雙臂笑著,「倚風根本拿雷子雲沒辦法。」

  「原來是這樣呀……我看不出來耶。」溫六眨眨眼睛,疑惑的跟著雙臂交抱站在那裏。

  慕容雲飛笑著伸手摸摸他的頭,「等小六喜歡人的時候就知道了。」

  「喔……」溫六隨口應了聲,看著他老大走進府裏,他回頭看看揚起的塵煙,心裏默默希望長孫倚風跟雷子雲能沒事的回到京裏。

  「喜歡人呀……」溫六歪著頭想了想,仍是有些不解的跟著慕容雲飛走進府裏。



  「你說什麼?」席沉玉怔了怔地回頭。

  同時間在席沉玉的天青居裏,他的探子進門報告長孫倚風的動向,讓席沉玉怔了半晌。

  「他又走了?」席沉玉確認似地再問了一次。

  「是,長孫公子從溫府出來後就快馬出了城。」

  「知道了,你下去吧。」席沉玉揮手讓來人下去,伸手掏出雷子雲交給他的信,想著該怎麼處理。

  原本他是想直接送去長孫府的,順便捉弄長孫倚風一下,沒想到才聽說他回了府,在自己出門前就又離開到了溫府,人既在溫府他也只能先緩著,讓人等他離開溫府的時候通報他。

  卻沒想到他離開了溫府居然直接出了城。

  「這下可真變成了麻煩……」席沉玉難得的苦笑,「雷兄,這可不是我不給,而是沒時間給呀。」

  席沉玉聳聳肩,把信好好的收起來,打算等雷子雲回來再好好道歉,畢竟自己沒做到承諾。

  轉身倒是想起宋勤斬釘截鐵的那句你一定從來沒喜歡過人。

  「喜歡人呀……」席沉玉習慣性的把玩手上的扇子,然後笑了笑地走回內室,像是嘲諷般地開口,「我才不想惹麻煩。」

  席沉玉當時這麼想,卻沒想到麻煩來的比他想得要快,而且狠狠的整了他一回。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8/12/05 Fri 20:51 】 | 自創 | comment(2) | trackback(0) |
<<倚風望雲系列-承風騖雲 通販開始 | ホーム | 承風騖雲 04>>
コメント
你好,我是鮮網的網編玉足兒
你好,我是鮮網的網編玉足兒
看過你的文章之後,覺得您的文章真的寫的很好   
現在想要請你加入鮮的vip,不知道你有沒有興趣呢?
保證獲利可50%,不妨礙你其他出版管道,又可在鮮網獲第一出書審核柷,只買下網路第一發表文、或同步發表文、或已出書發表文權。
以下是我的聯繫方式:loveandyou4931021@yahoo.com.tw,歡迎你來找我喔~謝謝^^
   玉足兒網編
【2009/01/09 12:28】| URL | #-[ 編集] |

謝謝您喜歡我的文章^^不過我暫時沒有這個打算,謝謝您^^
【2009/01/10 13:34】| URL | 拾舞 #-[ 編集] |
留言














給作者的悄悄話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sakurainaoto.blog25.fc2.com/tb.php/147-e06a59e0
引用本篇記事(FC2BLOG USER)
| HOME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